[搬文]《弦弄南国》君王与风尘乐师cp

字数:42640访问原帖 评论数:146条评论 TXT下载

发表时间:2018-12-13 20:17:00 更新时间:2019-04-28 16:51:49

作者:萌梓妃  发表时间:2019-04-28 16:51:49
没落皇子复仇记。原文作者醉芝心,楼主的朋友,楼主隔日更文,会去催文,授权图如下。烦请喜欢的朋友留言,即使是一个“1”也好,这样楼主有搬文的动力~哈哈




作者:萌梓妃  发表时间:2019-04-28 16:51:49
第一章 金月楼
“六十两!王老板出六十两白银!”随着金月楼首席琴师孟银卿的一曲《春江花月夜》,林管家的报价嗓音高了一倍。
成越星看着那月牙弯勾状的羊脂和田玉佩,再一次举起了手。林管家欣喜地说:“七十两!成盟主出七十两!”
花紫怡自言自语道:“这七十两等于我府上花农一年的工钱呢。”
不远处又一个人举起了手,林管家:“八十两!许掌柜的出八十两!”
成越星毫不犹豫地又举起了手,林管家:“九十两!成盟主出九十两!哎呦!一百两!这位是……六王爷的贵客,大人出一百两!”
全场的目光都被那位“大人”所吸引,那是一个看上去在而立之年的男人,淡蓝与淡金条纹相间的长袍使他看上去显得温和儒雅,而那眉心间掩不住的凌冽让常人隐隐感觉到此人的非同一般。唯有那似乎与世隔绝的琴师没有将目光移向二楼的贵宾座,即使那贵宾座就正对着他,那种哗众取宠的贵客,他孟银卿从不感兴趣。《春江花月夜》毕,一曲《高山流水》起。
成越星,这位新上任的武林盟主与那位贵客对视了一会儿,又举起了手,林管家:“一百两第二次!噢!成盟主!一百一十两!”
花紫怡拉了拉成越星的衣袖:“越星,你疯了,那么小的一块玉。”
成越星:“你不是说,一直想要一块羊脂玉吗?”
两人还未多说几句,只听林管家又喊:“一百二十两!”两人猛一转头,只见那贵客风度翩翩地朝两人微笑。成越星再次举起了手。然而,那贵客只是转动了一下眼睛不失风度地也举起了手。全场哗然。
……
就这样,一块起步三十两的玉佩硬生生被抬到了两百两。花紫怡按住成越星的手:“好了好了,我不要那块玉了。我不要了。你跟他们皇族置什么气。”成越星面露不悦地望向贵宾席。这时,林管家的声音落地:“两百二十两!成交!天价!恭喜这位大人!……”林管家嘱咐这小厮。这时,孟银卿抬头看向贵宾席,见过赌气抬价的,没见过抬到这个份儿上的。这个人为什么如此面熟?跟六王爷李贺坤同坐的?莫非……就是……那个南岭国的独孤皇帝!想到这里,孟银卿的手指突然停了一下,又连忙拨弦弥补这一小失误。目光却再也移不开那个贵客,就像老虎盯住猎物一般。那贵客似乎发现了那白发乐师的目光,只是在那乐师俊秀纯净的脸庞衬托下,贵客并未觉得那是什么复杂的目光,于是报以微笑。
散场后,花紫怡一边安慰成越星一边拉着他找孟银卿。银卿一见花紫怡就知道她想说什么了,于是抢在她前面开口:“紫怡,明天是不是又不想学琴了?”

作者:萌梓妃  发表时间:2019-04-28 16:51:49
花紫怡躲在成越星身后,探出一只脑袋:“哎呀,师父,你这读心术比我学得还好。您看,我又在学读心术,又在研究我们家的香料,还要学琴,所以,每天很累……”
银卿:“很累还这么晚跑到这地方来。信不信我告诉你爹爹你每天在学琴的时候打瞌睡。”
孟妈这时抱着一包裹白银过来,说:“紫怡既然明天不想学就不学嘛,银卿你也别太严苛。”花紫怡看着那一包裹白银,对孟妈说:“话说今天那坐六王爷旁边的人真厉害,一下子出两百多两。”
成越星:“紫怡其实很喜欢那块玉。”
孟妈:“哎,金月楼有金月楼的规矩,否则我倒可以低价卖给你们。不过,今天你们也不用失意,那人,可是南岭国的国君呢。”孟妈压低了嗓音。银卿却在这时战栗了一瞬。
几人又交谈了一会儿,银卿送两人出金月楼,金月楼一楼大厅,那独孤皇帝与六皇子李贺坤站在中央。独孤皇帝:“成盟主,鄙人等候已久啊。想必这位就是花老板的千金,花紫怡吧。”花紫怡对独孤皇帝行大礼,毕竟她家只是一个卖香料的商户。越星却面无表情地与独孤皇帝对视。独孤皇帝低头而笑,说:“今日我并无为难成盟主之意,只是想看看这世间是否有为爱人倾尽全力之人。今日见成盟主,才知世间确有此人。”说罢,将装着那块两百二十两白银的羊脂玉的锦盒交与越星:“成盟主请务必收下,鄙人非常敬佩成盟主这愿为爱人冒风险的精神。”

作者:萌梓妃  发表时间:2019-04-28 16:51:49
成越星先是一惊,随即将锦盒放于花紫怡之手,转身对独孤皇帝说:“谢大人美意,来日方长,有缘必当答谢。再会。”随后,带花紫怡离开。独孤皇帝看着孟银卿,心中惊叹其俊美,说:“公子就是都城传言中的白发乐师,孟银卿?”银卿行礼,回曰:“正是在下,小的见过,独孤皇帝。”独孤皇帝一愣,哈哈一笑,说:“听说银卿公子容颜如玉,琴艺超群,谋略过人,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六王爷,北熙国真是人才济济,我南岭国可得努力了。”王爷正想说什么客套之语,银卿说:“独孤皇帝近日在北熙国,不知明日可否再临金月楼,与小的来一次琴艺的比拼。小的听说您会鼓瑟。”银卿说得不卑不亢,独孤皇帝心下惊讶金月楼这风月之地竟能培养出此等风度,于是欣欣然同意。
月下回六王爷府时,独孤皇帝止不住地思考这个孟银卿,对六王爷说:“金月楼这样的风月之地,竟能培养出这样的风骨。”
李贺坤:“独孤皇帝有所不知,金月楼是北熙国都城最高等的风月之地,姑娘分卖身与卖艺两种,但男子只有乐师,并且一个个技艺精湛。北熙国当朝的宫廷乐师均出自金月楼。这银卿公子是金月楼首席乐师,却一向淡泊名利,不愿入宫乐坊,又是孟妈的儿子,孟妈也就顺着他。但是宫廷中若有盛大宴会,必定要请银卿乐师。这次您参加的祝寿宴,银卿公子也会出现。”
独孤皇帝:“朕有听说,此人怕光,是为妖孽所变。”
李贺坤:“纯属胡言乱语。孟妈十几年前就带着银卿了,紫怡说过银卿会变成这个样子,其实是一种病。”

作者:萌梓妃  发表时间:2019-04-28 16:51:49
第二章 银卿的贵客
花府的管家满面堆笑地送来一袋香料,银卿明白今天不用去花府教那鬼丫头弹古琴了。午后,银卿悠闲地在金月楼后花园转了一圈,坐到湖心亭中的瑟琴前,瑟有五十弦,他一边拨弦一边思考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夏季的微风轻轻拂动他的鬓发,亭子四周淡金色的纱帏随风飘动,与亭中雪一般的人形成一道世间难见的奇景。孟妈把独孤皇帝引导到后花园,独孤皇帝被这一景象惊得停住了脚步。孟妈察觉到细微的异样,上前欲唤银卿,却被独孤皇帝阻止。一曲完毕,银卿抬起眼来,看到独孤皇帝,粲然一笑,起身向他走去。独孤皇帝:“你说,哪个乐器你不擅长,我拿瑟与你比那门乐器,免得我输得一败涂地。”
银卿想了想,说:“我倒放瑟,与独孤皇帝比如何?”说罢,把身后的五十弦琴翻了个面。独孤皇帝睁大了眼,随即笑着说:“好!能看到银卿公子反弹五十弦琴,本王输了也值了。”
说着叫孟妈拿来一架瑟。独孤皇帝轻拨瑟,银卿也附和着轻拨弦。突然,独孤皇帝的右手快速地滑动琴弦,乐声急速却错落有致。银卿心下一惊,这独孤皇帝对一把新琴竟能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熟悉。银卿先是慢了半拍,却在一瞬转念改变曲子。独孤皇帝只听到几个怪异的音,正思考间,却突然发现银卿那几个怪异的音重复三遍竟是如此地悦耳。独孤皇帝不禁停手听银卿继续弹下去,银卿似乎没有意识到独孤皇帝已经停手,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乐曲中,重拨轻弹,疾音如雨,缓音如幻。当最后一个音落下,一切沉寂,无人说话。独孤皇帝半晌缓过神来,与银卿相视而笑。

作者:萌梓妃  发表时间:2019-04-28 16:51:49
两人先漫步于金月楼的花园,走着走着就走到了北熙国都城的街市。
银卿:“敢问独孤皇帝名讳?”
独孤皇帝:“宽,独孤宽。”
银卿:“那我以后叫您宽王如何?”
独孤皇帝:“当然可以。银卿公子平时也出来吗?”
银卿:“您也可以直接叫我银卿。我看街市晚上热闹的时候就出来。我怕太强的阳光。”
这一日是七夕,街市灯火辉煌,独孤皇帝看到河上的鎏金画舫心生兴趣,带银卿包下一条画舫。独孤皇帝与银卿站在船头,欣赏那夜空中的孔明灯,与流水之上的花灯。突然,独孤皇帝看到了什么,拍拍银卿的肩,说:“你看,那是成盟主和花家小姐吗?”

作者:萌梓妃  发表时间:2019-04-28 16:51:49
银卿顺着独孤皇帝的指尖望去,只见花紫怡和成越星在一个花灯上写着什么,然后,花紫怡小心翼翼地把花灯放到水面上,拱手许愿,越星笑着看着她。独孤皇帝:“你可知,六王爷其实很喜欢你的这个女徒弟。”银卿:“哦?” 紫怡再睁眼的时候,银卿和独孤皇帝的画舫飘到了不远处,银卿看到紫怡眼里的惊讶,笑着拉独孤皇帝的衣袖说:“宽王,我们进去吧。”宽王随银卿笑着入画舫内室。
独孤皇帝:“六王爷说,你会变成这样是因为得了一种病,不知我是否能帮助你治好这种病。”
银卿笑道:“我生下来就这样,不觉得这是什么病,就像宽王的头发天生就是黑的一样。”银卿的语气一点都没有为自己不同于常人而自卑之感,似乎也不在意民间关于他的各种传言。宽王越发觉得此人的不同寻常。
独孤皇帝:“银卿,今夜本王夜宿金月楼如何?”
银卿喝茶的手顿了顿,看着独孤皇帝,说:“宽王,金月楼只有乐师和妓。银卿是乐师。”
独孤皇帝和银卿对视了几秒,哈哈一笑,说:“银卿,有兴趣和本王回南岭国吗?本王绝不会亏待你。”
银卿:“宽王,金月楼的乐师可不便宜。”
独孤皇帝:“只要是银卿,本王花多少都愿意。”
银卿轻捻茶杯,低头而笑。
……

作者:萌梓妃  发表时间:2019-04-28 16:51:49
这日,北熙国皇帝40岁的生诞,独孤皇帝、六王爷、成盟主都去赴宴,留花紫怡一人跟着银卿学琴。花紫怡一直想问银卿,昨晚为什么会与独孤皇帝在一起,因为在她心里,师父是从不沾染尘世的,更不用说像独孤皇帝这样的高级“嫖客”了,平时师父最厌恶这群人了。但紫怡觉得不好问。紫怡按照平时的步骤擦琴,弹琴,拨弦。银卿嘱咐紫怡弹《平沙落雁》,听着紫怡悠扬的琴声,银卿抚弄着花府的海棠。突然,一声沉闷的钝音——“弦断了!”
“断了就断了,一惊一乍的。你这种琴艺早晚都得把琴弦弹断。”银卿说着走近琴查看。下午的太阳很大,银卿眼前白茫茫一片,看不大清楚琴弦的具体位置。紫怡引着银卿的手在琴面上捣鼓了半天,银卿说:“我得拿回金月楼去修,明天你到金月楼来拿。”
已是傍晚,银卿回房,孟妈坐在那里,见到孟妈,不等她说话,银卿先说:“紫仪的琴坏了,我拿来修。”
孟妈:“是呀,以后就没法帮她干这种活了。银卿,你一定要和那南岭国的皇帝走吗?妈妈都不知道你到底怎么了。”
银卿不回答,拆开紫仪的七弦琴。
孟妈:“想我这金月楼让你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你们朋友也都在这里。那南岭国山多水深,都没几个富庶的城。你若在那里受了欺负,都没个人帮忙说话。”
银卿:“孟妈,养育之恩,来世再报,这次,我一定要与独孤宽走。”
孟妈再也止不住眼泪,说:“我这儿的姑娘走出去给人当妾,也没见几个好的,反倒有被转手卖与他人的。银卿,我担心那独孤皇帝不是好人,知人知面不知心,何况你们才相识几日。”

作者:萌梓妃  发表时间:2019-04-28 16:51:49
银卿:“妈妈,你说的我都明白,但这次我一定要去。”
孟妈从银卿的表情上看到一丝阴狠,说:“银卿,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银卿:“没有。”
孟妈:“当年我在南藩山林救起你的时候,你有六岁,你之前的六年发生过什么我从未过问,你能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来历吗?”
银卿:“能有什么来历。只是……这次银卿真的……喜欢宽王。”
孟妈:“你一定有事情瞒着我!”
银卿从衣柜中拿出一个百宝箱,说:“妈妈,这是我九岁起上台演奏起所有的积蓄,妈妈这次允了我吧。”
孟妈猛地站起身怒吼:“你这是疯了!”
……

作者:萌梓妃  发表时间:2019-04-28 16:51:49
很显然,孟妈找来了一群说客。一晚上,金月楼的林管家、一群小琴师、一群姑娘都纷纷来劝银卿,在十多个人接二连三地过来后,银卿锁上了房门,任孟妈、林管家怎么敲门都没有用,连晚膳都送不进去。花紫怡得知此事,到了金月楼楼下,并不从大门进去,而是开始爬楼,吓得林管家大叫,还引来一堆路人观看。一时间,金月楼前的一条街吵吵嚷嚷。银卿在屋内弹琴,他知道花紫怡的那些小心思,开始并不理她,但是半个时辰,花紫怡每每刚爬上一层,往下掉,又爬,又掉,再爬,再掉……银卿也担心自己的徒弟受伤,终于打开窗,往下喊:“从正门进来!”一听这话,花紫怡立即不爬了,快速地跑上三楼银卿的房内,反手锁上门。
银卿:“花大小姐也来当说客?”
花紫怡:“师父,你走了,紫怡就该被新师父骂死了。”
银卿:“你这个学琴的态度就该找个严厉的师父。其实,如果你真的不愿意学琴也没有关系。你对香料与读心术这么感兴趣,把所有的心思放那些东西也行。”
花紫怡看着银卿:“师父,是真心喜欢独孤皇帝才愿意和他去南岭国的吗?”
银卿:“当然,就像你会为了越星去学读心术一样。”
花紫怡狡黠一笑:“师父你在说谎。”
银卿转身拿起修好的琴,猛地一拨,紫怡一下如头被重击一般地痛。银卿笑着说:“你居然敢对我用读心术。”
花紫怡扶着脑袋,说:“我是为了师父好……师父,你到底是什么人?”
银卿把琴放到紫怡的怀里,说:“紫怡,拿着琴走吧。这是师父给你的最后的礼物了。”
花紫怡打开银卿房门出去的时候,一群围在门外的人七嘴八舌地问她。紫怡一句话也不想说,她抱着琴,低着头离开金月楼,夜色已深,突然撞到一个人,抬头一看:“独,独孤皇帝!”

作者:萌梓妃  发表时间:2019-04-28 16:51:49
第三章 卿临南国
独孤宽:“花小姐这是刚学琴回来吗?”
花紫仪强作出一个笑容,说:“是的呢。紫仪还有事,先告辞了。”说罢,匆匆离去。
独孤宽玩味着花紫仪的表情,走到金月楼。无疑,今日金月楼的人看他的眼神都充满了敌意,独孤宽猜到是什么原因,也不在意,径直走到银卿房内。银卿正在整理着衣物,宽王从身后环住了他,伏在他耳边说:“六王爷说今日诞辰宴你本会奏琴,可临时身体抱恙。现在有好点吗?”
银卿笑了:“我扯谎话糊弄过去的。我既答应了跟随宽王,又怎能为其他的王弹奏。”
独孤皇帝把怀里的人转了个面,让银卿正视着自己,四目相对,独孤皇帝欲吻银卿,银卿稍稍一侧头,只让他吻到前额。独孤皇帝说:“你就带几身常穿的衣裳和朕走就好,其他的,到了南岭,朕都会帮你准备妥当。”

作者:萌梓妃  发表时间:2019-04-28 16:51:49
独孤皇帝帮着银卿用绸缎包五十弦琴,这时孟妈走了进来:“南国皇上啊!这银卿是我们金月楼的招牌,您把他带走了,我们金月楼可就开不下去喽。”
独孤皇帝:“孟妈,我知道您舍不得银卿。可您这样就不通人情了,银卿和本王情投意合。这风月场所里的男男女女本来就是可以买卖的。我看您之前规矩里的高级乐师是要价两千两白银,朕出四千两还不行吗?”
孟妈:“那是高级乐师,银卿是首席乐师,没有一万两白银,我是不会同意的。”
银卿:“孟妈,银卿这十一年来为您赚的钱不少于一万两,您就放银卿出金月楼吧。”
独孤皇帝:“孟妈,您这是狮子大开口啊。本王若带一万两白银到北熙挥霍,恐怕都要遭南岭国的百姓非议。”独孤皇帝看了看银卿,对孟妈说:“六千两,望孟妈留一点银两给银卿与本王做回南岭的盘缠。”
银卿又将百宝箱从包裹中拿出,放到孟妈面前,说:“妈妈,这里有将近三千两,都是银卿的积蓄,还有这间屋子内所有的金银细软,银卿都不带走,望妈妈成全!”独孤宽心里惊讶银卿居然有那么多的积蓄。
孟妈明白银卿是铁了心要走了,独孤皇帝吩咐手下将六千两白银交与孟妈。孟妈对银卿说:“天色晚了,你们先休息,明天再走。妈妈……答应你了。”银卿跪地,向孟妈叩了三个头:“养育之恩,银卿来世一定会报答妈妈。”孟妈掩面哭泣而走。
孟妈走后,独孤宽扶起银卿,抹去他眼角的泪。
床帐里,独孤宽搂着银卿,银卿说:“其实孟妈已经对你破例了。金月楼的乐师房内,是不能留客人的。”
独孤宽:“哦那本王是第一个了”
银卿:“你猜?”
独孤宽顺势吻银卿,银卿没有拒绝,但当他想再做进一步的行为时,银卿却躲开了,甚至缩到了床角。

作者:萌梓妃  发表时间:2019-04-28 16:51:49
独孤宽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不太妥当,毕竟和银卿也才相识几日,即便银卿是风月场的人,这样做也肯定会吓到他。独孤宽心下自责,伸手抚摸着银卿的头安慰着他道歉。
银卿此时背对着独孤宽,眉头紧锁,心念:“真是,真是,太恶心了!”
次日,独孤宽扶银卿上马车时,孟妈将那百宝箱还给了银卿,强忍着眼泪说:“如果南国人欺负你了,你记得回北熙,你永远是孟妈的儿子。”银卿重重地点头答应。
……
与国力强盛,富饶繁华的北熙国相比,南岭国的景象可谓朴实,民风并不是很开化,一路上都有各种神鬼的祭坛与各种颜色的符道。南岭国的皇宫是砖红色的,没有北熙国皇宫的金碧辉煌。太监宫女的衣服看上去非常的朴素,以至于一身金月楼华服的银卿一下马车,一群侍卫宫女太监都不由自主地发出了轻微的惊叹声,又赶忙止住。他们惊讶的一来是银卿的一头飘逸的白发,二来就是这华服下的银卿,实在太俊美了。独孤皇帝看着一群奴才钦羡的目光,心里暗自高兴。得到一个美得倾国倾城的人,这种成就感,不亚于得到一片大好江山。
独孤皇帝先带银卿去了太乐坊,安排他当这里的上乐师,当银卿问皇帝把随身的包裹放哪里时,独孤皇帝却笑而不语。接着,他带银卿到了堃平宫,说:“这是朕平日批奏折与休憩的地方,你就住这儿的侧殿。来,看看这侧殿符不符合你心意。”

作者:萌梓妃  发表时间:2019-04-28 16:51:49
说实在的,这侧殿除了比金月楼银卿的哪间房宽敞了一倍以外,其他的物件都朴素到了无华,简单到了粗犷的地步,银卿最终想到了一个词,说:“挺素雅的。”独孤皇帝心里明白这个侧殿不比金月楼的华丽,但是这确实是皇宫里称得上好的殿了。
独孤皇帝牵着银卿漫步在皇宫,一一告诉银卿每个宫殿的用处与掌宫人。银卿惊讶独孤皇帝风流多情,竟然只有3位姬,没有皇后,只有由太后养着的一个太子和一个公主。独孤皇帝说:“自从朕与瑞玛皇后天人永隔后,就再也没有填后宫的心思,3位姬还是因为朝中大臣的缘故。”
深夜,独孤宽因为政事仍在堃平宫主殿,银卿在侧殿外的月下奏琴。月光流淌在他雪色的发丝上,似乎倾听着他心中所念的往事:“父王,银儿回南岭了……”

作者:萌梓妃  发表时间:2019-04-28 16:51:49
第四章 旧事一
“你们,你们拉我一把,我看不清,爬不上去了。”独孤银趴在假山的一块石头伸着小手对哥哥们说着。二哥跳下一阶,抱起他,说:“小家伙非要爬上来,上面的太阳可是越来越大的,你更看不清了。”
独孤银:“我……我可以靠摸的。”
三哥:“摸石头爬山,哈哈哈~”
独孤银:“不准笑!我肯定能爬上去。”小银儿靠着假山模模糊糊的轮廓,真的爬到了山顶:“哇,从高处看下面的感觉真好。”
四哥:“可不是,你整日被你怨妇一样的娘关在房里,开心得了就怪了。”
二哥,三哥,四哥,独孤银,四人坐在假山上。
四哥:“改天我们教银儿遁山术吧。”
三哥:“他才五岁,而且……”
四哥:“我们也是五岁开始学的呀。遁山术是父王的独家秘术,不能因为他生得和我们不同就不让他学啊。”
三哥:“银儿是父王的儿子我的兄弟我当然想教他。只是,他眼睛看不清,万一出什么事,我怕白玛姨娘怪罪。”
独孤银:“不怕不怕,我绝对不会告诉娘是你们教我的。”
三哥:“你不说有什么用。好了好了,二哥你来决定吧。”
二哥:“银卿也是父王的儿子,当然要告诉他遁山术,但是,也确实没有必要为此搭上半条命。来,我们现在带他去看秘笈,让他自己考虑身体吃不吃得消。”
于是三个哥哥带银卿来到假山内部的深处,二哥在门上摸索着,突然按下一块石头,门打开了。四人进入了石缝中,里面是一间长明油灯点亮的屋子,屋子正中央有一个圆形的石台,石台上铺着一张锦织图,图的四角由石砚压着。独孤银趴在石台边,随着二哥的手指看图,听二哥讲遁山术的招式。
“我绝对可以学会的!”独孤银自信地对哥哥们说。
遁山术极为难学,独孤银每日趴在锦织图上,听几个哥哥讲那些秘密符号所代表的意思。一日,三哥告诉独孤银:“小银儿,其实遁山术的最后一招至今没有人能学会,但只学一半就能打败绝大多数对手,所以你只需学一半。”说着,三哥把锦织图对折再用石砚压住。就这样,这半面的锦织图银卿深深地印在了脑子里。

作者:萌梓妃  发表时间:2019-04-28 16:51:49
一年后
一个威风凛凛的将军率兵进入太子府。独孤银当时刚吃完早膳,听到马蹄声声感到害怕,透过侧室的白色薄纱窗看到那将军的脸,深邃的眼眶紧贴两道剑眉,棱型的嘴唇勾起弧线,让人隐隐感到在完美面孔后的阴冷。将军下令将太子的儿子们都带出来。独孤银害怕,心想:“父王在哪里?”这时,四哥冲了进来,抓起独孤银往外跑。独孤银:“四哥,往外跑。”
四哥:“宽叔父杀了父王,我们快带锦织图离开南岭。”独孤银耳际嗡的一声响——父王,死了……
深入假山内部,四哥叠好锦织图,藏到独孤银的衣服里:“我们快走!”
独孤银:“二哥三哥还有母妃还有娘亲怎么办?”
四哥:“我们二哥和父王上朝时被独孤宽率精兵包围杀害,三哥挡在厅堂就是为了保护我们,我们快逃吧。”四哥和独孤银刚出假山,就看到不远处的士兵,士兵的刀上还站着血:“抓住他们两个,宽将军说过一个都不能留!”
四哥使用遁山术击退几个士兵,领着独孤银冲出太子府,逃上一片山林。两人都气喘吁吁,四哥环抱着独孤银,不时回头看看有没有追兵。独孤银:“四哥,宽叔父为什么要杀父王?”四哥:“因为,他要当太子……”突然一根箭射穿了四哥的腹部,血大片地溅到独孤银的白发与面部上。独孤银震惊得流不下一滴眼泪,半晌,大喊:“四哥!四哥!”四哥紧紧推开独孤银:“快走!父王只有你一个儿子了,别让独孤宽拿到锦织图!”

作者:萌梓妃  发表时间:2019-04-28 16:51:49
第五章 后宫
银卿深深地闭了闭眼睛,把眼泪强忍回去。突然,肩膀被人环住,一个温和却刚硬的声音从耳边想起:“想什么呢?”银卿侧脸,看到那人五官深邃,一双动人心魄的眉目正看着自己,微微勾唇一笑间,仿佛整个世间都在他的掌握之下。“是啊,都在你的掌控之下。”银卿心里恨恨念着,嘴上却说:“有点想家了。”说着,将头轻轻靠在独孤皇帝的肩膀上。独孤皇帝心里欢喜,将银卿搂得更紧了,说:“从今以后,这儿就是你的家,朕就是你的亲人。”银卿笑着点点头,嘴角勾起一抹嘲笑,他仍化着金月楼的桃花妆,在白发的衬托下,却如月色一般清新冷艳。

作者:萌梓妃  发表时间:2019-04-28 16:51:49
次日,银卿在太乐府跟着其他上乐师熟悉乐器与南岭国曲谱。不同于南岭国乐师的朴素为本,银卿习惯于奏琴前浓妆艳抹,这绝色看得上乐师们都自叹不如。
不出银卿所料,皇帝在晚膳后招银卿奏琴。月夜下,白发侧影侧颜简直是雪色与月色间的绝色。独孤皇帝近乎失控地走近抱住银卿。银卿的身体猛的一颤,但是他明白,如果他不迈出这一步,就无法完全取得独孤宽的信任,也无法让独孤宽血债血偿。银卿说:“宽王,我们,去侧殿吧。”独孤宽轻轻咬了一下银卿的耳垂,问:“今夜,可以吗?”银卿缓缓点了点头。
最后,还是走到这一步了吗?

作者:萌梓妃  发表时间:2019-04-28 16:51:49
独孤宽的后宫有三位佳丽,她们分别是住于冰雅宫的冰姬,云菲宫的云姬,和惜忖宫的惜姬。冰姬是左丞相的女儿,云姬是骠骑大将军的庶女,惜姬是皇上一次狩猎时看上的文臣之妹。只可惜,没有一个为独孤宽誕下子嗣。国师说,独孤宽杀死他当太子的堂兄,又从前朝皇帝的手中夺来皇位,还对皇帝的子孙赶尽杀绝,所以老天爷在惩罚他,让他的瑞玛皇后难产小公主而死,还让他不再有子嗣。独孤宽虽然表面上不以为然,但内心非常害怕那些冤魂厉鬼找上门来,所以宫里有很多做法事的小厅堂。
这天,冰姬听闻皇帝这几日夜夜在侧殿与北熙国青楼的一个琴师玩乐甚欢,直感到怒火中烧,叫了云姬商量对策。
冰姬:“真是够了,一个青楼的人都能带到皇宫养着,和我们这样的人争夺宠爱。”
云姬:“姐姐,物以稀为贵,先不说那人是北熙国那样的强国出来的,就凭他那一头雪白的头发和皮肤,就已经让皇上神魂颠倒了,何况还会弹琴。”
冰姬:“果然是风月场上出来的人,就是比我们这种大家出来的人会讨人欢心。”
云姬:“姐姐,我们去会会那乐师如何?看看他到底有什么本事,能让皇上痴迷到散尽金银把他从北熙国买回来。”
冰姬用力拍了一下桌子,猛的起身:“走!我们去太乐坊会会他!”
冰姬和云姬到太乐坊时,银卿正试弹着自己刚学的南岭国曲子。银卿见眼前的两人衣着典雅,猜出她们是独孤宽的妃子,低头窃笑。
冰姬的大宫女厉声道:“这就是你见到冰姬娘娘的态度吗?”
银卿继续拨弦,只道:“有失远迎。”
大宫女:“还不赶紧行跪拜礼!”

作者:萌梓妃  发表时间:2019-04-28 16:51:49
银卿并不理她们。云姬心里惊讶此人真得眉清目秀到了一个境界,这世间估计连最美的女人也长不到这样的俊美,这风骨又不像是风月场上的人。然而这边,冰姬娘娘可受不了这种无礼的举动,她愤怒地说:“一个北熙国青楼的人竟敢对北宫如此无礼,看你一眼,本宫都觉得脏了自己的眼。”
银卿悠然地说道:“娘娘见银卿看您一眼了吗?”
冰姬听了这话,一脚踢向银卿的琴。说时迟那时快,银卿一把抱起琴单手继续弹奏,改编了几个音,居然一点也没有影响音乐,倒是冰姬因为踢得幅度太大摔了一跤。银卿笑了,不失风度地说:“冰姬娘娘若是摔伤了自己,可一定要如实禀告皇上来龙去脉。”

大家都在看

热门帖子

猜你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