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无法抉择

字数:94614访问原帖 评论数:1357条评论 TXT下载

发表时间:2017-09-24 22:30:00 更新时间:2021-12-23 14:36:59

作者:papa你傻吗  发表时间:2021-12-23 14:36:59
兄弟。略虐。后期略病娇。有支线。可能是he吧……我怕自己也受不了。第一次用这个皮发文。在下papa。高二狗。

“如果可以,我也想把心挖出来,给你看,这个是真的。”
“可是你不要啊。”




作者:papa你傻吗  发表时间:2021-12-23 14:36:59


“我……和你打个赌吧。”穿着制服的少女脸上是纯真的笑。
“……”他双唇禁闭着,想说些什么,偏偏一个字也挤不出来。热浪扑面而来,伴随着烧焦的味道,逐渐侵蚀着狭小的空间。

“阿初。”
“阿初???”
剧烈的摇晃把许向初带出了梦境,后背湿透了,他眼神逐渐有了焦点。风吹动窗帘,刺眼的阳光透进来,他清醒了些,辨认出眼前一脸担忧的人是谁。
“梦见什么了?”那个人坐在床沿,用纸巾给他擦了擦汗。
……没什么。他沉默着,坐起来,摸到书桌上的手机,看了看时间,再当着那人的面换下睡衣,然后去洗漱,整个过程行云流水般,自始至终,都没有看那个人一眼。
已经大二了,他们在附近的SmiLE咖啡厅打工,虽然家境比较富裕,还是要努力去自力更生。
直到出门,他才回头冷冷的说一句:“你好了没有。”
身后的人已经习惯这些,跟着许向初走了出去。
-
还在家里的时候。母亲总说,“小初呐,我知道你还在怪他,但小源至少是你的哥哥呀,这一点是不会变的。”
这一点是不会变的。
两个人的都有好看的眉眼,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唇,只是哥哥的眼角比较温和,和他本人一样。他们最大的区别就是眼角的痣,哥哥的在右边,弟弟的在左边。
大一的时候。许向源对着朋友介绍:“这是我弟弟。”
他把哥哥放在自己肩上的手拍下来,“他不是我哥哥。”任许向源多么难堪,也不给半分面子。
他不是我哥哥。我不要这样。

与自己不同,许向源总是以微笑待人,处处得体。许向初很讨厌他的笑,不管是谁,见了这个笑容总能怦然心动吧。
“他人很好。”周围的朋友都这么评价许向源,可是他偏偏不希望许向源做这样的人。

“今晚我要晚点回来。”
“哦。”
“你订外卖吧,不用订我的。”正想挂电话时,许向源又加了一句。
“……”
他躺在床上,捂了捂肚子,还是起身走到冰箱前,打开一看,还剩两个鸡蛋一把青菜,打算自己煮一顿,橱柜里却没有米了。
许向初想,早点挂掉电话就好了。

作者:papa你傻吗  发表时间:2021-12-23 14:36:59
有bug啊错字啊什么的。。悄悄告诉我…

作者:papa你傻吗  发表时间:2021-12-23 14:36:59
-
从超市出来时,天色已经暗了。街上行人只有散散的两三个,餐厅里却金碧辉煌,热闹至极。他提着袋子撑着伞,停在咖啡厅,被微黄的灯光映得有些突兀。这里是他打工的地方。他看着雨一丝丝地从玻璃幕墙上滑落,里面透出的面孔再熟悉不过。
和Merlin打了声招呼,许向初放下伞,悄悄走到许向源身后。
隐隐约约传来的笑声,从这些就能知道他有多开心。
只是坐在许向源对面的女生,看到了默默走近的自己,惊讶一闪而过,又转变成苦恼的笑容,漫不经心地提起:“欸,你知道吗,我的远方表弟居然出柜了……”
她很苦恼的样子实在令人动容,许向源想起是谁,摸了摸她的头,“变成这样也没办法……”
“唉,怎么会这样呢。”
“你别苦恼了,毕竟是你表弟的选择……同性恋这种东西,虽然我也不接受,但是不要因为这种事影响到自己的心情啊。”背对着,看不到表情,大抵是惋惜吧。
他有些惊讶于女生看到自己的反应,仔细看,那面孔有几分眼熟。
只希望没有嫌恶。许向源这么一个“好人”,即使有也不会表现出来。从没有问过这类问题,因为他根本不想知道答案。如今从他人之口套出,倒和自己想象的一样。
女生的表情突然又变了,佯装着刚看到他的样子,不可思议里夹着些许恐惧。许向源转过头来,辨认出来的人是他弟弟,匆忙站起来想把对面的女生挡住,“阿初……”
为什么?
许向初有些不甘心地把他推开,仔细看清楚女生的脸,和回忆的像极了,他不怒反笑:“……是她啊。”
“难怪。”他退了一步。
“阿初你听我说……”
他掰开许向源的手,重重地推了他一把,一刻也不想停留在这里,拿好东西就径直走了出去。
难怪。他面无表情,内心里却疯狂地嘲讽着自己。
无法逃离的,这些事,不管走到哪里,该相逢的人还是会相逢。*


*此句摘自《挪威的森林》

作者:papa你傻吗  发表时间:2021-12-23 14:36:59
-
许向源被猛推了一把,回过神来面前人已经走远了,他满怀歉意地转身对她说:“对不起、倪苒,那个,我先走了……”
他匆忙付了账,顶着细雨,一路上不知撞了哪些行人,认错多少个,才在十字路口找到许向初。
“阿初……”身影顿了顿,回过头来,总算没认错。他抓住许向初的手腕,害怕那个人突然又走,所幸现在是红灯。
沉默了几秒钟,他想开口,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许向初看着他发梢滴着水,T恤也湿了大半,手握着伞默默往他那方伸去。尽管脸色还是不太好。
许向源愣住了,突然想到什么,眼角微弯,接过许向初手里的袋子,笑着说:“回家吧,我做给你吃。”
脸上都是雨滴留下的水渍,如果没有在下雨,旁人也许会以为他哭了。

作者:papa你傻吗  发表时间:2021-12-23 14:36:59

-
“你别生我气了”
……
我的感受,你有很在意过吗?

校内有一座很大的图书馆,仅仅只有三楼,横向延伸,两边呈微微的S形,壁上刻画着许多线条,从远处望去,会以为是展开的字典。
即使现在正值暑假,许向源突然想起什么,扯了扯许向初的衣袖:“上个月借的书要还了,我还有论文要写,一起去图书馆吧。”
天空阴沉沉的,乌云笼罩着整座城市,身边时不时飞过几只蜻蜓。
许向初顿了顿,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了门口,满架的书散发着一种清新的味道。
太可爱了……那个样子。
他跟着许向源刷卡进去,走进另外一排书架,轻轻地靠在架上,摩挲着被那个人触碰的地方。
“阿初?”微弱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阿初……?”
他惊醒过来,抿着嘴唇,盯着自己的掌心。
小心翼翼地调整好情绪,迎上许向源,“我还在找。”
“哦,那我先去找位子。”
“……”
-
许向源找到了合适的座位,翻开一两页,看着密密麻麻的文字有些走神。
那时本想直接去拍弟弟的肩,却又怕他还在生自己的气。
他伸出手,微微顿了一下,还是选择扯了扯许向初的衣袖。
兜兜转转,日复一日,四季更替,不知不觉六年了。
从六年前的那个时候起,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冷到了冰点,就算自己再怎么讨好,许向初心里打的结还是解不开。
是我不对……他把头埋在双臂里,伏在桌上。弟弟带刺的话和冷漠的眼神,每次被注视都像是被看穿了一般。是自己做错了事。
没关系,反正已经习惯了。
“是小源吗?”清脆悦耳的女声从上当传来,他抬头看,认出来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舒夏学姐……这么巧。和朋友来的?”

作者:papa你傻吗  发表时间:2021-12-23 14:36:59
-
许向初再次看过去时,那个人正和一个认识的学姐不知在说些什么,笑眼盈盈。
他看着满座欢喜,这欢喜成了屏障,隔绝了图书馆里小小的空间,已经容不下第四个人。
他脑子里有些空白,办理好借记手续,躲在房檐下,雨点密集地拍打在地上,哗啦啦的声音让他觉得有些嘈杂。
靠在墙上,轻轻阖上眼。
既然没有了我的位置……那我就在外面等你出来。

“我和朋友还有事,就先走啦。话说小初还没来吗?”佟舒夏四处张望,“好久了呢。”
许向源笑着挥手道别,等人走后,脸上的笑挂不住了,低着头合上桌面上的书本。
是回去了吧。也不是第一次把自己落下,如此这般反反复复,大概是为了提醒自己。
“当年是你,先丢下我的。”
雨拍打在玻璃窗上,许向源回过神来,不知不觉雨已经下大了。也不知道他有没有被淋湿……把书放回书架,已经没有心思看了。
没带伞……糟了。他下意识拿出手机,却发现没电关机了。
即使打过去,他也不会来接我吧。许向源苦笑着,走到门外,僵住了。
“阿初……”他不知道这一句究竟包含了怎样的情绪,也许有些欣喜,有些意外。
许向初活动了一下有些发酸的腿,“下雨了,怎么办。”
许向源本想叫出租车,可是自家弟弟有轻微的洁癖,不喜欢那些味道。
“你一直在外面等着?”
“没我的位置了。”许向初低着头,雨滴落在水洼里,溅起雨花,风有些大,两三点雨滴在他的脸颊。
“小源……?”欣喜的女声从右边传来,许向源有些不可置信地回头看。
“啊……还有小初。”倪苒愣住了,手上的伞颤了颤,雨滴哗啦啦地落下来。
许向源有些担忧地看着弟弟,他脸上面无表情,看不出什么情绪。
“倪苒啊,怎么在这里?”许向源有些尴尬地对她笑了笑,“你不是这里的学生吧。”
“来找一位朋友而已。”倪苒笑了笑,“欸,你们没伞吗?”她自告奋勇:“我就要回去了……可以送你们一程的。”
“不过伞有点小……只能送一个人。”说着,故意看了看许向源的身后。
许向初略微往后退了一小步,手指微微蜷缩。他记得那个眼神。
自己又一次……成为选项了吗。

作者:papa你傻吗  发表时间:2021-12-23 14:36:59
那个人也只犹豫了一下,“那……我和你一起吧,这样比较合适。”他弟弟和倪苒本就水火不容,放到一把伞下……算了。他宁愿回到家以后再返程接他。
他替弟弟抹去脸上的水渍,“往里面一点,别着凉。”
“我……一会就回来接你。”
冰凉的雨水随风卷起,寒意蔓延。
你跟她走,还会再回来找我吗?
许向初看着两人紧贴的身影,依偎着对方,小小的伞下充满暧昧的气息。渐渐模糊。等到完全消失不见,他无法控制地蹲在了墙边,回忆如洪水扑面而来,压抑得无法呼吸。
四肢发冷,各种片段在脑海里一闪而过,滚滚浓烟,炙热的火舌……
不要再想起来了。他嘴唇泛白,双手痛苦地揪着衣服的下摆。
“不要走……”
他盯着那个人离去的方向,嘴里颤抖着吐出几个字。
不要再……丢下我一个人啊。
心也和雨水一起,凉透了,然后碎在地上。

作者:papa你傻吗  发表时间:2021-12-23 14:36:59

-
又来了。
雨落在地上的声音很大,可是他好像什么都听不到,整个世界都白茫茫一片。
又来了。
又是这样。
许向初有些痛苦地闭上双眼,等待着最后的审判。
“我一会就来接你。”
“我……一会就来接你。”
心口酸酸的。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了。他不知道有多少个人和自己擦肩而过。
你说好来接我的。
求求你……
求求你,不要再那样对我。
-
但是他没有来。过了两个小时,而从这里步行回家只需要15分钟。许向初自嘲的笑了笑。他在雨中走着,雨水掩盖了泪水。
不等了…不等了。
不是早就死心了吗,期待着什么呢。
他穿行在街上,路人们撑着伞有说有笑地经过身旁。
“要和我一起撑吗?”声音有些粗,许向初有些迷茫的看过去,是个有着一头直发的女孩子。
“不用了,谢谢。”他谢绝了好意,雨水顺着眼角流进眼睛里,他努力地眨了眨眼,冰凉的和温热的,都落下去了。
“要一直这样走吗?恕我直言,会发烧,严重的话还会有肺炎,难受的要死。”她不依不饶,说话的语气倒不像一般的女孩子。
“……没关系。”
“……心情不好吧。”女孩笑了笑。
两个人往相反的地方走去。

-

作者:papa你傻吗  发表时间:2021-12-23 14:36:59
已经是傍晚了。
许向源在楼道焦急地等待着,希望有邻居能够在下楼的时候顺便帮他开个门。公寓的门禁是双向的,不论是进还是出,都必须要刷门卡。
但是在刚才,他的门卡突然就不见了。天色渐渐暗下来,雨也没有要停的意思,想打个电话告诉阿初,手机偏偏没电了。
阿初他……还在等吗。等很久了吧,吹这么久的风会感冒的。越想越愧疚,他试着敲了几户邻居的门,都不在。
他突然想起什么。
“小源——”楼下传来熟悉的声音,那个女孩子站在单元门口对面的树下,撑着伞,很焦急地往楼上望。
是倪苒……他欣喜失望参半,女孩看到他,走到楼梯口,从包里拿出一张门卡,“这个是你的吧?刚才掉在地上了。”
顺利地开了门,许向源突然出了这扇铁门,有些恍惚。
这么轻易就……
“谢谢你。”他朝她微微一笑,“我弟弟还在等我——”
倪苒愣了一下,她脸颊泛着淡淡的粉色。努力踮起脚来,奈何还是够不到这个一米八的男人,于是她揽住他的颈项,在许向源的脸上蜻蜓点水般吻了吻。
许向源对她突然的举动有些惊讶,脸上的触感还在,淡淡的西柚的香气。
他们曾经是男女朋友,只不过已经是曾经了。
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倪苒先开口了。
“能帮到小源,我很开心。”

作者:papa你傻吗  发表时间:2021-12-23 14:36:59
只是许向源听不到。他所有的注意力都被不远处的人吸引了。
那个人浑身湿透了,平日里蓬松的头发,发梢正滴着水。停驻着,过了一会,一步步向自己走来,帆布鞋发出噗呲的水声。
是阿初啊……他不自觉的迎上去,任雨滴在自己身上。许向源替他抹去脸上的水渍,凉透了。
那个人眼神空洞,没有了往日的神采。他牵着他走到房檐下,试图把对方的双手捂热。
心疼死了。
他突然想起来,这样的遭遇,以前也有过一次。
因为自己的愚笨,那个人回来时,已是满身伤痕。
捂不热的,他心疼地看着自家逞强的弟弟,对自己的眼神又多了几分不知名的感情。

作者:papa你傻吗  发表时间:2021-12-23 14:36:59
嗯。睡个觉

作者:papa你傻吗  发表时间:2021-12-23 14:36:59
那。。再更一点点,一点点噢

作者:papa你傻吗  发表时间:2021-12-23 14:36:59


“那,我和阿初先回去了。”
许向初浑身冰冷,却也庆幸冰冷让他清醒着。
清醒着看到雨下的温馨画面,情侣作别,恋恋不舍。
但是他向自己走来的时候,这颗心还是忍不住动容了,如死灰复燃般,默默跳动着。
这种感觉快把自己逼疯了,他一步一步向前走去。那个人试图用双手帮他驱走一些寒气。
回到家里,抱住自己不停地重复着:“对不起,阿初……对不起……”
反正不是第一次了,他突然冒出这样的想法。
没有吃晚饭,草草擦干了头发,换了身衣服。他疲惫地躺到床上,空的不仅仅是胃。
不要再给我希望了。
就算到了最后,也只是回光返照而已。
你害我这么疼。
-
有点冷。
他把头埋进被子里。
残忍的是,里面全都是那个人的味道。

“阿初?醒醒……”背后那人温柔的声线,打扰了许向初的梦,“你这样会发烧的。”
恍惚中他试着辨认了一下。
这个……是真的。
梦里的是假的。
“而且你还没吃晚饭,先起来吃吧,我刚做好。”
“我不饿。”他声音有些沙哑,嗓子干得难受。
“你这样对身体不好。”许向源耐心地劝道,伸手去探他的额头。
“那也与你无关。”
感觉到额头上的手僵硬了。他背对着,不知道那人脸上会是怎样的表情。
半晌,许向源收回手,平复了情绪,尽量放柔语气说道:“你发烧了。”
那个人拿来了体温计,测了一看,38.7°C。
“……我去买药,有什么事打给我,饿了就吃东西,饭现在应该刚刚好。”
“你手机有电了?”正准备出去的时候,许向初突然说了一句。
“……”许向源明白是什么意思。
回到家后,他充好电,开机的时候有一个未接电话。
“……我充好了。”
“哦。”

作者:papa你傻吗  发表时间:2021-12-23 14:36:59
-
真蠢……
许向初走到餐桌前。头有点晕,提不起食欲,偏偏所有的菜都是他平时喜欢的。
他没有特别提过自己喜欢吃什么,大抵是那个人自己观察出来的。菜都没有动过的痕迹,饭也平整的摆在锅里。
每样菜都吃了一点,即使是发烧了,舌尖对美食还是会做出还有的反应……
第一次吃许向源做的菜,是初一的时候,爸妈都不在家,保姆也请假了。他看着许向源端出不亚于保姆手艺的醋溜土豆丝,光看卖相就忍不住动筷,酸甜爽口,米饭的湿度也刚刚好。
“……我可以娶你么?”那时的他呆呆的问
“噗……阿初你在说什么啊。”许向源当做是在夸奖自己,“你不娶我,我也会给你做一辈子的饭啊。”
虽然确实掺杂了这样的成分,但是听到那个人说“一辈子”。他还是忍不住扬起嘴角。
如果后来没有变故……也许他们会一直这样下去吧。
无法忘记的,无法挽回的。

作者:papa你傻吗  发表时间:2021-12-23 14:36:59
睡了睡了昨晚打王者到两点...

作者:papa你傻吗  发表时间:2021-12-23 14:36:59
喜欢的话点个收藏也可以。不定期更。

作者:papa你傻吗  发表时间:2021-12-23 14:36:59
没人自顶。。


作者:papa你傻吗  发表时间:2021-12-23 14:36:59
人机哈哈哈

作者:papa你傻吗  发表时间:2021-12-23 14:36:59
-
许向源冲好冲剂,递到许向初面前。有些微苦,不知道他肯不肯喝……
果然,闻到味道就皱了皱眉,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太苦了……”他欲言又止。
许向源有一瞬间的僵硬。下一句该怎么答,他一直很清楚。
“那我去拿勺子……?”
【太苦了……哥、我能不能不喝。?】
【不行,不喝的话好不了。】
【那、哥喂我。】
【怎么喂,又不是小孩子……】
【哥一小勺一小勺喂我的话,应该可以。】
【……】
【你明明就是在撒娇啊。】
那是,多久之前的事了?
“不用了。”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把许向源带回现实。
许向源尴尬地笑了笑,看着他面不改色地把药喝完。
即使两个人变成了这个样子,只要还能住在一起,坐在一张桌子吃饭,偶尔说上几句话。我就很满足了啊。
对不起啊,对不起……
变成这样,全都是我的错啊。
他伸手替他掖好被子,躺到床上,关灯。
“晚安。”

大家都在看

热门帖子

猜你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