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角受伤吧】红眼睛(亲情虐,bg,高虐慎入)

字数:370299访问原帖 评论数:2730条评论 TXT下载

发表时间:2020-11-12 06:31:00 更新时间:2021-11-02 15:34:58

作者:我是水速围观  发表时间:2021-11-02 15:34:58
第一百三十七章 复仇
一通电话呼入,来不及更改的备注显示于屏幕上方:
雪儿。
冷疏雪绝不会在那般恶语相向之后还低着头求情。突然的联络,一定是逼不得已。
宁明叶不敢再多迟疑,生怕这一次假若错过,也会如除夕夜那天,令冷疏雪身陷险境。
“喂。”
“宁明叶,秦川集团收购绮纪的交接会,你在场吗。”冷疏雪的语气不甚友善,亦令他心下一沉。
据内部消息,绮纪股价跳水当日宁衡便已病重不起,目前集团大事小情俱由宁昭坤一人承担。同秦川集团交接,这位小宁总理应亲自出席。
然而宁昭坤虽草包一个,却委实称不上什么正人君子。他在交接会上设局,不算稀奇。
宁明叶稳住心神,问道:
“发生什么了。”
“我们联系不上爸爸妈妈,已经三个多小时了。明……宁总,”冷疏雪尴尬地及时换了称呼,“如果你知情,麻烦告诉我他们在哪里,我马上开车回去……”
“不用,”宁明叶似乎很是心急,未等她说完便打断道,“你先报警,搭明早八点的航班回来就好。”
“可是……”
“我保证,”冷疏雪心存担忧还要说什么,也被他一并挡了回去,“冷董和夫人毫发无伤。”
挂下电话,冷疏雪垂眸望着屏幕上显示的蓝海市天气,没由来地心里发慌。南方各地大雨,多个航班停飞,最早的一班也要次日八点。若没有宁明叶,她原打算连夜驱车赶回去,一颗都不愿等。
“雪儿,他……未必可信。不过现在开车回去太危险了,外面雨这么大,我们还是等等再说吧。”乔珞芜揽过冷疏雪的肩膀如是宽慰,却发觉对方一直在发抖,攥着手机的指节用力至青白。
“雪儿……”
一道闪电劈开夜空,雷声轰鸣而来,俱被隔绝在外。
被困电梯三个多小时,从开始的疯狂求救到静待救援,不过因为舱内氧气在一分一秒变得稀薄。冷秦川未提起,罗芙也不开口,两人默契地彼此依偎着,不知是睡是醒。
“秦川,什么时候了?”忘记过了多久,罗芙似是一梦而起,一边带着浓浓的鼻音询问,一边蹭了蹭丈夫的肩膀。
冷秦川颔首辨识着手边上的指针,叹了口气道:
“晚上八点了。”
第四个小时。手机没有讯号,电梯不曾有任何的移动。
“秦川,”罗芙又朝他怀里靠近了一些,“我们……会一直被困在这里吗?”
冷秦川顺势将她抱紧,没有答话。须臾,又开了口:
“如果这次我们能活下来,就去旅行吧。我想在最后这段时间里,多看看这个世界,多看看你。”
“秦川,你怎么了?”罗芙敏锐地察觉到了他言辞中的异样,支起身急问道。冷秦川颇坦然一笑:
“本来不打算告诉你的。几个月前,秋华拿给我的药有了变化。我查过,新药的对症,是视力问题。我可能,就要失明了。”
“几个月前……”罗芙若有所思,“几个月前,我用你的名字给爸爸开过一次药的。”
“你爸?!”冷秦川蓦地记起什么来,忙追问道,“他是有很久的青光眼病史?!”
“当然了,你一直知道的呀!”罗芙哭笑不得,“秦川,好大一个乌龙!”

作者:我是水速围观  发表时间:2021-11-02 15:34:58
第一百三十七章 复仇
一通电话呼入,来不及更改的备注显示于屏幕上方:
雪儿。
冷疏雪绝不会在那般恶语相向之后还低着头求情。突然的联络,一定是逼不得已。
宁明叶不敢再多迟疑,生怕这一次假若错过,也会如除夕夜那天,令冷疏雪身陷险境。
“喂。”
“宁明叶,秦川集团收购绮纪的交接会,你在场吗。”冷疏雪的语气不甚友善,亦令他心下一沉。
据内部消息,绮纪股价跳水当日宁衡便已病重不起,目前集团大事小情俱由宁昭坤一人承担。同秦川集团交接,这位小宁总理应亲自出席。
然而宁昭坤虽草包一个,却委实称不上什么正人君子。他在交接会上设局,不算稀奇。
宁明叶稳住心神,问道:
“发生什么了。”
“我们联系不上爸爸妈妈,已经三个多小时了。明……宁总,”冷疏雪尴尬地及时换了称呼,“如果你知情,麻烦告诉我他们在哪里,我马上开车回去……”
“不用,”宁明叶似乎很是心急,未等她说完便打断道,“你先报警,搭明早八点的航班回来就好。”
“可是……”
“我保证,”冷疏雪心存担忧还要说什么,也被他一并挡了回去,“冷董和夫人毫发无伤。”
挂下电话,冷疏雪垂眸望着屏幕上显示的蓝海市天气,没由来地心里发慌。南方各地大雨,多个航班停飞,最早的一班也要次日八点。若没有宁明叶,她原打算连夜驱车赶回去,一颗都不愿等。
“雪儿,他……未必可信。不过现在开车回去太危险了,外面雨这么大,我们还是等等再说吧。”乔珞芜揽过冷疏雪的肩膀如是宽慰,却发觉对方一直在发抖,攥着手机的指节用力至青白。
“雪儿……”

作者:我是水速围观  发表时间:2021-11-02 15:34:58
一道闪电劈开夜空,雷声轰鸣而来,俱被隔绝在外。
被困电梯三个多小时,从开始的疯狂求救到静待救援,不过因为舱内氧气在一分一秒变得稀薄。冷秦川未提起,罗芙也不开口,两人默契地彼此依偎着,不知是睡是醒。
“秦川,什么时候了?”忘记过了多久,罗芙似是一梦而起,一边带着浓浓的鼻音询问,一边蹭了蹭丈夫的肩膀。
冷秦川颔首辨识着手边上的指针,叹了口气道:
“晚上八点了。”
第四个小时。手机没有讯号,电梯不曾有任何的移动。
“秦川,”罗芙又朝他怀里靠近了一些,“我们……会一直被困在这里吗?”
冷秦川顺势将她抱紧,没有答话。须臾,又开了口:
“如果这次我们能活下来,就去旅行吧。我想在最后这段时间里,多看看这个世界,多看看你。”
“秦川,你怎么了?”罗芙敏锐地察觉到了他言辞中的异样,支起身急问道。冷秦川颇坦然一笑:
“本来不打算告诉你的。几个月前,秋华拿给我的药有了变化。我查过,新药的对症,是视力问题。我可能,就要失明了。”
“几个月前……”罗芙若有所思,“几个月前,我用你的名字给爸爸开过一次药的。”
“你爸?!”冷秦川蓦地记起什么来,忙追问道,“他是有很久的青光眼病史?!”
“当然了,你一直知道的呀!”罗芙哭笑不得,“秦川,好大一个乌龙!”

作者:我是水速围观  发表时间:2021-11-02 15:34:58
大雨滂沱。
这样的天气,本就最是难捱。踝关节处的绷带缠好,那阵恼人的痛意才勉强消散些许。宁昭坤的手机无应答,宁明叶便已猜到大半。
宁衡偏宠次子绝不仅仅因为对文蓉蓉的偏爱,分明还有一份疯子之间的惺惺相惜。
他不敢赌此时此刻冷秦川和罗芙是否真能全身而退,但这样大的雨,就算拼尽一切,他都决计不能放纵冷疏雪铤而走险。
理应半个小时的车程,他只用了十五分钟就赶到了绮纪楼下。果然,整栋建筑陷入一片黑暗,一层大堂的物业早早下了班,于是连电梯停运也无人通知报备。这看起来就像荒废的绮纪集团连电费都缴不起,除了,依然亮起的摄像头。
他寻至电梯的刹那,前台的电话适时响起,是内部线路打来的。
“宁明叶,你还是来了。”
宁昭坤的声音自听筒传来,充满了挑衅与得意。宁明叶未理会,自顾沉声道:
“这是你我之间的恩怨,放了冷家人。”
“这的确是你我之间的恩怨,”宁昭坤闻言笑意更甚,“但冷家人不无辜。我在十七层等你,冷秦川能不能活着离开,就看你的速度了。别想用电梯,一旦开启备用电源,在电梯里的冷秦川,马上就会从十五层掉落,摔死。”
“宁明叶,倒计时十分钟——开始。”
十七层,十分钟,倘使对他的旧伤毫不知情,大约宁昭坤是有心想赌一把的。
十七层,十分钟,他明知不可能成行,但没有退路。
一层,两层,三层……渐渐数不清跑过几段楼梯,雪白墙壁上悬挂的数字不断增加,周身气力亦随之一点一点剥离。
十层,十一层,十二层……足踝已全然吃不上力,,每一步踏上去皆仿佛骨骼挫裂般痛不欲生。唯有一次复一次机械地重复着前行的动作,直至左腿无法抬起,就一手抬在膝弯,拼命抓住扶手爬上去。冷汗涔涔落入衣领,视线慢慢开始不清晰,迫使他不得不停下来喘息片刻。
十五层,十六层。还有一层。
十七层的灯亮着,近在咫尺,却难以再迈出一步。踝骨的肿胀撑满绷带,勒出道道泛起血痧的红痕,大片的青紫一路淤血蔓延至小腿。
“时间到。”
宁昭坤循声来至楼梯间,居高临下对着他按下屏幕上的计时停止。
“宁明叶,冷秦川没有机会了。”
宁昭坤说着,转过身打开了电箱。
“不要!”宁明叶竭力喊着,抵尽最后一份力气,逼着自己迈上一级台阶,“不要……杀了冷秦川,你也活不成!我们来谈谈条件!”
“好啊,”宁昭坤像是对此早有预料,当即回过头来,饶有兴味笑道,“等你走到我面前,我们来谈条件。”
“好。”
宁明叶佯作轻松应下,左腿生生踩实这一步向上再走一级。他死咬着牙关没任凭那一声痛呼脱口而出,就这样跌跌撞撞、一步一停,艰难走到宁昭坤跟前。
“我的条件啊,很简单,”宁昭坤略歪了歪头,抬手搭在他肩膀,“我……要你的命!”

作者:我是水速围观  发表时间:2021-11-02 15:34:58
第一百三十八章 复仇(2)
胸口俄而传来一阵闷痛,直震得肺内刀割般生疼,未防几声呛咳溢出齿缝,人就不得不醒来。后脑处的剧痛先清醒一步袭来,宁明叶睁开双眼,模糊视线里隐约辨出一道寒光。
那是握在宁昭坤手中的白刃。
宁明叶不记得自己如何来到这里,脑海中所剩无几的印象,停留在被推下平台的刹那。
“宁明叶,我改主意了。你烂命一条,杀你,倒是帮你解脱。”宁昭坤冷笑着,双手用力扳开了紧闭的电梯门。光线落入漆黑的电梯舱室,照出了冷秦川与罗芙相互依偎的狼狈模样。
“不要……”
宁明叶企图阻拦,无奈用尽全力,只勉强撑住墙壁直起身。
“宁昭坤,果然是你!”
冷秦川再怒不可遏,到底被关在如此狭小逼仄的空间里数个小时之久,极度缺氧的境况下一时半刻连站立都是艰难。只得眼看对方越靠越近,将半昏半醒的罗芙自他怀里拉开。
“放开她!”
他歇斯底里地咆哮,宁昭坤却置若罔闻,蛮横地扯过罗芙的手臂,将人摔在宁明叶面前。
“杀了你,没意思,”曾几何时自恃优雅高傲的小宁总此时了然一个失去理智的疯子,满眼绝望的笑意,宣泄着那份难以启齿的自卑,“既然你那么喜欢冷疏雪,我就帮帮你——让她,一辈子对你痛恨入骨!”
手起刀落,鲜血迸溅,罗芙雪白皮草的背后绽开一片赤色,淋漓满地鲜红。
“啊……”
痛呼抑制不住脱口而出,掌心生生被利刃割穿,皮肉筋骨之间豁开血洞,霎时痛意彻骨。
“小芙!”
冷秦川奋力撞开宁昭坤,那把刀便也随之拔下滑了出去。血线于空中抛出一道绛色,泼洒了半墙的血雾。
皮草上的血迹甚为怖人,冷秦川从没有这样慌乱无措过。他紧紧抱住妻子,欲盖弥彰般张手掩住一片雪白中的渐染的红,仿佛生怕鲜血还将汩汩涌出。
“小芙,没事了,没事了……”他连声说着,不似安慰罗芙,倒更像是在劝解自己,“没事了,我们回家。”
他说着,搀扶起面色惨白的罗芙踉跄着走向楼梯间。只是关心则乱,他一向心细如发,这一回却没能察觉罗芙沾了血的皮草之上全然不见刀口。
那把刀,根本没能刺到她。
届时情急,宁明叶顾不得太多,本能地想要抓住锋刃,继而刀尖剜入掌心,血流不止。他硬是用手包裹住那把刀,保护罗芙毫发无伤。
瞬间的大量失血抽干了仅存的清醒,双手脱力垂在膝头,任手指不受控制地颤抖着。
痛,痛到喉咙沙哑喊不出来,唯有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听凭血液一寸一寸流失殆尽。
“你们谁都别想跑!”
宁昭坤杀红了眼,作势还要追。不料一条腿突然被拉扯住绊了个趔趄,顺势看去,果然,宁明叶自身难保了,居然妄想着保护冷秦川。
可笑!
从小到大,一样的可笑!
他痛恨宁明叶,痛恨这个名义上的大哥在公司风头占尽,痛恨外人口中的“宁总”和“小宁总”之分,痛恨连宁衡都须得瞧着宁总脸色无可奈何……
“好,”他将人挣开,俯身凑到对方面前,一字一顿道,“想当英雄,我成全你。”
话音未落,便已扬腿狠狠踩在了对方腕间。
宁明叶的右手腕,据说韧带撕裂过,一直未能痊愈。
骨骼断裂的声音细微而清晰,于寂静的楼道内显得格外刺耳。
“呃……”
宁明叶张张口,偏偏如鲠在喉,呼痛也不能。腕际碾碎样的疼直刺心底,掌心刀口豁地冒出大量血液,裹挟着体温,一步一步将他推向冰窖。
他尝试握紧右手挣脱,无奈十指皆不能活动毫分,及至对方松了力,右手已泛起异样的青紫肿胀。
“宁明叶,今天……”宁昭坤转身捡起回那把血迹斑斑的刀,“都结束了。”

作者:我是水速围观  发表时间:2021-11-02 15:34:58
第一百三十八章 复仇(2)
胸口俄而传来一阵闷痛,直震得肺内刀割般生疼,未防几声呛咳溢出齿缝,人就不得不醒来。后脑处的剧痛先清醒一步袭来,宁明叶睁开双眼,模糊视线里隐约辨出一道寒光。
那是握在宁昭坤手中的白刃。
宁明叶不记得自己如何来到这里,脑海中所剩无几的印象,停留在被推下平台的刹那。
“宁明叶,我改主意了。你烂命一条,杀你,倒是帮你解脱。”宁昭坤冷笑着,双手用力扳开了紧闭的电梯门。光线落入漆黑的电梯舱室,照出了冷秦川与罗芙相互依偎的狼狈模样。
“不要……”
宁明叶企图阻拦,无奈用尽全力,只勉强撑住墙壁直起身。
“宁昭坤,果然是你!”
冷秦川再怒不可遏,到底被关在如此狭小逼仄的空间里数个小时之久,极度缺氧的境况下一时半刻连站立都是艰难。只得眼看对方越靠越近,将半昏半醒的罗芙自他怀里拉开。
“放开她!”
他歇斯底里地咆哮,宁昭坤却置若罔闻,蛮横地扯过罗芙的手臂,将人摔在宁明叶面前。
“杀了你,没意思,”曾几何时自恃优雅高傲的小宁总此时了然一个失去理智的疯子,满眼绝望的笑意,宣泄着那份难以启齿的自卑,“既然你那么喜欢冷疏雪,我就帮帮你——让她,一辈子对你痛恨入骨!”
手起刀落,鲜血迸溅,罗芙雪白皮草的背后绽开一片赤色,淋漓满地鲜红。
“啊……”
痛呼抑制不住脱口而出,掌心生生被利刃割穿,皮肉筋骨之间豁开血洞,霎时痛意彻骨。
“小芙!”

作者:我是水速围观  发表时间:2021-11-02 15:34:58
“小芙!”
冷秦川奋力撞开宁昭坤,那把刀便也随之拔下滑了出去。血线于空中抛出一道绛色,泼洒了半墙的血雾。
皮草上的血迹甚为怖人,冷秦川从没有这样慌乱无措过。他紧紧抱住妻子,欲盖弥彰般张手掩住一片雪白中的渐染的红,仿佛生怕鲜血还将汩汩涌出。
“小芙,没事了,没事了……”他连声说着,不似安慰罗芙,倒更像是在劝解自己,“没事了,我们回家。”
他说着,搀扶起面色惨白的罗芙踉跄着走向楼梯间。只是关心则乱,他一向心细如发,这一回却没能察觉罗芙沾了血的皮草之上全然不见刀口。
那把刀,根本没能刺到她。
届时情急,宁明叶顾不得太多,本能地想要抓住锋刃,继而刀尖剜入掌心,血流不止。他硬是用手包裹住那把刀,保护罗芙毫发无伤。
瞬间的大量失血抽干了仅存的清醒,双手脱力垂在膝头,任手指不受控制地颤抖着。
痛,痛到喉咙沙哑喊不出来,唯有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听凭血液一寸一寸流失殆尽。
“你们谁都别想跑!”
宁昭坤杀红了眼,作势还要追。不料一条腿突然被拉扯住绊了个趔趄,顺势看去,果然,宁明叶自身难保了,居然妄想着保护冷秦川。
可笑!
从小到大,一样的可笑!
他痛恨宁明叶,痛恨这个名义上的大哥在公司风头占尽,痛恨外人口中的“宁总”和“小宁总”之分,痛恨连宁衡都须得瞧着宁总脸色无可奈何……
“好,”他将人挣开,俯身凑到对方面前,一字一顿道,“想当英雄,我成全你。”
话音未落,便已扬腿狠狠踩在了对方腕间。
宁明叶的右手腕,据说韧带撕裂过,一直未能痊愈。
骨骼断裂的声音细微而清晰,于寂静的楼道内显得格外刺耳。
“呃……”
宁明叶张张口,偏偏如鲠在喉,呼痛也不能。腕际碾碎样的疼直刺心底,掌心刀口豁地冒出大量血液,裹挟着体温,一步一步将他推向冰窖。
他尝试握紧右手挣脱,无奈十指皆不能活动毫分,及至对方松了力,右手已泛起异样的青紫肿胀。
“宁明叶,今天……”宁昭坤转身捡起回那把血迹斑斑的刀,“都结束了。”

作者:我是水速围观  发表时间:2021-11-02 15:34:58


作者:我是水速围观  发表时间:2021-11-02 15:34:58
“宁明叶,今天……”宁昭坤转身捡起回那把血迹斑斑的刀,“都结束了。”
是夜,骤雨初歇。
数辆警车围在绮纪总部办公楼下,警笛划破整座城的静谧。宁昭坤双手戴铐被押入车内,十五层电梯口的地面、墙面,呈现大片新鲜血迹,现场发现配电箱故障,全面封锁。
至于晨光熹微,秦川集团董事长夫妇赴市三院就诊,情况不明;冷疏雪临时离组,搭乘清晨第一趟航班回到蓝海,紧急赶往三院。
“雪儿,从我通知到你到现在,整整十二个小时了!”冷疏雪慌张跑入走廊,尚未进得罗芙所在的病房,且先与做好准备兴师问罪的陆羽黎撞了个满怀,“你到底在想什么?工作比董事长和夫人的安危还重要吗?!”
“不是的黎黎姐!”冷疏雪自认百口莫辩,低下头嗫嚅道,“是宁明叶答应我……”
“你信他?!”陆羽黎恨铁不成钢,嫌恶似的别过头道,“行凶者是宁昭坤,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身为宁家人,他是不是帮凶都尚未可知,你怎么能轻信他的话?”
“黎黎!”白秋华再听不下去喝止了她的斥责,“雨那么大,航班都停飞,雪儿开车回来有多危险你不知道吗?现在冷叔叔和罗阿姨没事就行了,她已经足够自责,轮不到我们这些外人来说风凉话。”
“爸爸妈妈没事?”冷疏雪闻言止住了哽咽,满眼期待望向白秋华。
“是,”后者点点头,温柔抚在她发顶,“都没有受伤。罗阿姨受了惊吓,好在不算严重。”
万幸。
冷疏雪终于长舒一口气,放松了紧绷的神经背靠在墙上。
“可是雪儿……”白秋华欲言又止,陆羽黎识趣没再插话,由着他说了下去,“宁明叶那边,你去过了吗?”
“明叶?”冷疏雪心下一沉,“他出事了?”
“啊……你别急,性命无忧,只是……”白秋华吞吞吐吐,踌躇半晌到底说不出口。陆羽黎性急,索性抢道:
“他没事,已经申请出院了。不过看起来他要包庇宁昭坤,雪儿,这回你得拎得清啊。”
“明叶!明叶我求你,他是你弟弟啊!”文蓉蓉失了往日的优雅高傲,狼狈地跪在急诊室外的走廊内,声嘶力竭哀嚎着,“冷家人毕竟是外人,他才是你的亲人啊!”
而坐在她面前的,是一个瘦削苍白的年轻人,一条手臂吊起,打上了厚厚的石膏,另一只手无力地垂在膝头,指节与手背皆缠绕着绷带,裸露在外的指尖依稀得见青紫血肿。白色衬衫上满是深深浅浅的血迹,唇瓣却了然没有半点血色。他像是痛极,一直死死咬着槽牙,一言不发,一动不动。
甚至看都不看文蓉蓉一眼,沉默地、低头盯着地面。
“宁明叶,不论你愿不愿意承认,你都是他的兄长!难道你真要为了把你当成一条狗的冷家,亲手送自己的弟弟进监狱吗?”
曾几何时以沉稳镇定著称的绮纪前董事长宁衡,此时也乐得扮演一位痛心疾首、口不择言的父亲,对着长子“耐心劝解”。
“兄弟?”一旁的警察听着亦觉得可笑无比,“十根手指全扭断,腕骨也踩碎了,你们大言不惭,说这是兄弟?!”
“警官,”文蓉蓉转而伏在那名警员面前,不住地抽噎,“警官,小坤他还不懂事,我们回去一定好好管教他!求你们放了他罢!”
那警员冷笑一声摇了摇头:
“小时候你不管,现在,该轮到我们管了。”

作者:我是水速围观  发表时间:2021-11-02 15:34:58
第一百三十九章 复仇(3)
据白秋华所说,宁明叶在急诊主楼进行治疗,未曾掩人耳目。媒体早早闻讯赶来,将急诊部围得水泄不通,冷疏雪不得不借路备用通道。然而观察病房门外实也并不多么平静——
文蓉蓉跪在地上歇斯底里地哭喊着,挡住了几名警员的去路;宁衡则由两位护士搀扶站在一旁,似在附和着什么。警员像是不愿多听,径直绕过这一对夫妻离开,而宁明叶……
而宁明叶。
他坐在长凳不发一语,头上缠裹的绷带洇出了些许鲜红,右臂打着石膏吊在胸前,左手仿佛也吃不上力,狼狈地耷拉在膝头。只一眼,足以令她心如刀割。
“明叶!”
冷疏雪顾不得许多,喊着他的名字跑上前去。高跟鞋敲击地砖的声音竟能让文蓉蓉止住眼泪,宁衡收起愤怒,一齐看向了来人。
“明叶!这是怎么回事啊?”冷疏雪俯身蹲在宁明叶跟前,任长裙和皮草皆拖了地,沾上许多尘埃,“你感觉怎么样?医生怎么说啊……”
冷疏雪说着抬手抚在对方额角,不料宁明叶不知怎地竟蓦地起身躲闪开来,直带了她一个踉跄。
“你来干什么。”他的语气格外陌生冰冷,就连他自己听起来也觉得残忍,冷疏雪一怔,旋即无所适从低下头,小声道:
“我……担心你……”
“少惺惺作态了冷小姐。冷秦川出了事,你还能在百忙之中挤出时间来看我的笑话,还真是,不胜荣幸!”
那是他的雪儿啊!是他无论如何都不愿伤害的人。
可现下这些最冷酷的话,亦是由他亲口说出来。一字一句那么轻而易举,却也如芒刺一点一点钻入心底,再拔不出来。
腕骨碎裂,十指尽断,俱不比此刻难捱……
他痛恨自己的无能,恨自己无法一举将宁家所有人送入监狱,恨没有信心能在宁衡的报复之下保护好冷疏雪,恨一次一次推开她,眼看她伤心难过,却不能抱紧她……
“宁明叶!”冷疏雪不甘心般扶住长凳站起身,难以置信道,“如果真如你所说,你恨我、怪我,又为什么为了爸爸妈妈让自己受伤呢?明叶,做错了事,我可以改;欠下的债,我会还。你为什么非要对我一而再,再而三地恶语相向!”
她强忍着,没让泪水落下来。宁明叶亦强忍着不回头看,生怕面对她的痛苦难捱,就会不假思索地立刻放纵自己。
“冷小姐,”他阖眼深吸一口气,掩去眸间许多恻隐,佯作无谓,冷笑一声,“自作多情四个字如何写,终于领教了。现如今你也算是小有名气的公众人物,还请,多自重。”
“冷小姐,”一直默不作声的宁衡突然开了口,较之适才的痛心疾首,倒多添上了几分从容,“倘使冷董事长能选择和解,我愿意为你劝说明叶。”
“就算冷秦川撤诉,我一样能让宁昭坤身败名裂!”不待冷疏雪答话,宁明叶且如是抢道。宁衡不急不慌,眉眼间隐约浮上几许算计:
“明叶,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和你保证,只要小坤平安无事,你和冷小姐之间的事,我再不过问。”
宁衡虽不多么精明,到底也在商场浮沉数十年,察言观色的本事炉火纯青。他猜得到,宁明叶舍命为冷秦川,决计不会对冷疏雪无情。特意演这一场决绝的戏码给他看,无非希望日后寻仇之时,不要连累冷家。
多缜密的心思。
可惜,事实总比空口无凭的话来得可靠。在绮纪大楼断了十指还要拖住宁昭坤,只为让冷秦川夫妇逃出生天的人,怎么可能无情。
“我不撤诉。”
短短四个字,宁明叶说得格外缓慢郑重,额间手臂青筋暴起,该是下了最大的决心。
宁衡依然不为所动,不经意瞥了一眼失魂落魄的冷疏雪,挑眉道:
“你就不怕,这次是冷秦川,下次,就是你的冷小姐?失去小坤,我又何惧玉石俱焚。”
“你敢!”宁明叶目光如刀扫在他身上,他却望着对方打着石膏的手臂又是一笑:
“明叶,你一个废人,还能做什么?冷疏雪再刀枪不入,毕竟是个女人。毁掉一个女人,又有多难……”
“宁董事长,你眼里还有没有法纪?!”冷疏雪忍无可忍,厉声斥道,“宁昭坤得有今天,的确是‘虎父无犬子’,一脉相承!”
“这里没有你的事……”宁明叶想阻拦,却不想她径直上前挡在这一双父子之间,逼视着宁衡,一字一顿道:
“从前我忌惮你,因为你是明叶的父亲,并不是真的畏惧你。现在你这样对明叶,就别怪我落井下石。”
宁衡只觉得好笑:
“就凭你?”
“秦川集团已经收购绮纪,合理合法持有贵集团近二十年账目流水,从中找到一点纰漏并不难。这些纰漏,足以让你去陪你那不争气的孩子。我没说错罢,宁董事长?”
宁衡果然语塞,偏偏还要虚张声势道:
“信口胡诌的话,也想吓唬我?”
“我是不是信口胡诌,你和尊夫人一清二楚。”冷疏雪言及此处一顿,故意将目光投向了一旁早已慌了神的文蓉蓉:
“绮纪、宁家,不配和秦川集团抗衡,从来都是。你没资格和我谈条件,我们,绝不撤诉!”
“好!你们等着!”宁衡气急败坏抛下一句话,便拉扯着妻子匆匆离去。
冷疏雪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跌坐在长椅上,拭去了额间的冷汗。
“绮纪的账目,你怎么知道?”宁明叶仍然不曾靠近她,只是语气缓和了不少。

作者:我是水速围观  发表时间:2021-11-02 15:34:58
第一百三十九章 复仇(3)
据白秋华所说,宁明叶在急诊主楼进行治疗,未曾掩人耳目。媒体早早闻讯赶来,将急诊部围得水泄不通,冷疏雪不得不借路备用通道。然而观察病房门外实也并不多么平静——
文蓉蓉跪在地上歇斯底里地哭喊着,挡住了几名警员的去路;宁衡则由两位护士搀扶站在一旁,似在附和着什么。警员像是不愿多听,径直绕过这一对夫妻离开,而宁明叶……
而宁明叶。
他坐在长凳不发一语,头上缠裹的绷带洇出了些许鲜红,右臂打着石膏吊在胸前,左手仿佛也吃不上力,狼狈地耷拉在膝头。只一眼,足以令她心如刀割。
“明叶!”
冷疏雪顾不得许多,喊着他的名字跑上前去。高跟鞋敲击地砖的声音竟能让文蓉蓉止住眼泪,宁衡收起愤怒,一齐看向了来人。
“明叶!这是怎么回事啊?”冷疏雪俯身蹲在宁明叶跟前,任长裙和皮草皆拖了地,沾上许多尘埃,“你感觉怎么样?医生怎么说啊……”
冷疏雪说着抬手抚在对方额角,不料宁明叶不知怎地竟蓦地起身躲闪开来,直带了她一个踉跄。
“你来干什么。”他的语气格外陌生冰冷,就连他自己听起来也觉得残忍,冷疏雪一怔,旋即无所适从低下头,小声道:
“我……担心你……”
“少惺惺作态了冷小姐。冷秦川出了事,你还能在百忙之中挤出时间来看我的笑话,还真是,不胜荣幸!”
那是他的雪儿啊!是他无论如何都不愿伤害的人。
可现下这些最冷酷的话,亦是由他亲口说出来。一字一句那么轻而易举,却也如芒刺一点一点钻入心底,再拔不出来。
腕骨碎裂,十指尽断,俱不比此刻难捱……
他痛恨自己的无能,恨自己无法一举将宁家所有人送入监狱,恨没有信心能在宁衡的报复之下保护好冷疏雪,恨一次一次推开她,眼看她伤心难过,却不能抱紧她……
“宁明叶!”冷疏雪不甘心般扶住长凳站起身,难以置信道,“如果真如你所说,你恨我、怪我,又为什么为了爸爸妈妈让自己受伤呢?明叶,做错了事,我可以改;欠下的债,我会还。你为什么非要对我一而再,再而三地恶语相向!”
她强忍着,没让泪水落下来。宁明叶亦强忍着不回头看,生怕面对她的痛苦难捱,就会不假思索地立刻放纵自己。
“冷小姐,”他阖眼深吸一口气,掩去眸间许多恻隐,佯作无谓,冷笑一声,“自作多情四个字如何写,终于领教了。现如今你也算是小有名气的公众人物,还请,多自重。”
“冷小姐,”一直默不作声的宁衡突然开了口,较之适才的痛心疾首,倒多添上了几分从容,“倘使冷董事长能选择和解,我愿意为你劝说明叶。”
“就算冷秦川撤诉,我一样能让宁昭坤身败名裂!”不待冷疏雪答话,宁明叶且如是抢道。宁衡不急不慌,眉眼间隐约浮上几许算计:
“明叶,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和你保证,只要小坤平安无事,你和冷小姐之间的事,我再不过问。”
宁衡虽不多么精明,到底也在商场浮沉数十年,察言观色的本事炉火纯青。他猜得到,宁明叶舍命为冷秦川,决计不会对冷疏雪无情。特意演这一场决绝的戏码给他看,无非希望日后寻仇之时,不要连累冷家。
多缜密的心思。
可惜,事实总比空口无凭的话来得可靠。在绮纪大楼断了十指还要拖住宁昭坤,只为让冷秦川夫妇逃出生天的人,怎么可能无情。
“我不撤诉。”

作者:我是水速围观  发表时间:2021-11-02 15:34:58


作者:我是水速围观  发表时间:2021-11-02 15:34:58


作者:我是水速围观  发表时间:2021-11-02 15:34:58


作者:我是水速围观  发表时间:2021-11-02 15:34:58


作者:我是水速围观  发表时间:2021-11-02 15:34:58


作者:我是水速围观  发表时间:2021-11-02 15:34:58
补发140第一段↑

作者:我是水速围观  发表时间:2021-11-02 15:34:58
第一百四十一章 光鲜
“家里的事处理完了?”
乔珞芜一面替楚航整理着妆发,一面随口问道。不料话音落了许久仍未见回应,顺势看去,冷疏雪对着镜子已不知将口红反复涂了多少遍。厚重油腻的唇釉质感,直令人作呕。
“雪儿?”她提高了音量又唤了一次,冷疏雪这才如梦初醒,被牵回了思绪。欲盖弥彰般放下口红,抽出一张纸巾抿去多余的颜色,搪塞道:
“不好意思,我在回忆台词。”
“好啊,”乔珞芜索性接过话茬,坐在楚航身边歪着头,“那你说说,是哪段词,有什么感想?”
“我……”冷疏雪果然语塞。乔珞芜没好气白了她一眼,斥道:
“还以为你终于想清楚了!大小姐啊,他都那样说了,你还在留恋什么?!”
“如果他真的不爱,为什么舍命救爸爸妈妈?”冷疏雪如是反问,第一次深深地、深深地逼视着乔珞芜,“乔老师,您不是一向都最懂人心吗?请您告诉我,他不爱我,怎么会自己的性命都不顾?”
乔珞芜的目光丝毫不曾闪躲,半晌,反而无谓笑道:
“他能为你抵上性命是你的本事,为了他放弃事业,是你的无知。”
话音未落,冷疏雪当即反驳道:
“乔老师,人总不能只看利益罢?”
乔珞芜又是嗤笑一声,主动揽过楚航的肩膀,谑然道:
“你能这样想,无非是因为你不依赖于这些眼前的利益生存。你看,楚航他敢公开和我的关系吗?他不离开我,是为了利益;不公开我,不止为了利益,还有他自己的未来。宁明叶本就是一个没有未来的人,你何苦因为一份……注定没有结果的感情,赔上自己的未来。”
“原来,你们只是为了利益在一起。”冷疏雪言罢怆然移开视线,将自己的台词本阖上放回妆台,起身走向门外:
“那,我没问题了。”
“幼稚。”乔珞芜摇摇头叹息,楚航不着痕迹挣开了她的手臂,低声问道:
“比起传媒界追求你的大鳄,我的确称不上有未来。”
“那正好,”乔珞芜听他如此说,不恼亦不慌,“我能许你未来。楚航,雪儿她还是个小孩子,我不一样。”
“你的一切,都是我给的。”
又是一夜。
宁明叶醒来时已时近正午,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睡过去了多久,昏沉中连梦也未做。唯有双手掌心与十指真切的痛意来证明,他还活着。
迷蒙间睁开双眼,不料敲门声骤起,似丧钟一般喋喋不休。
沦落到这副田地,还会有客人来访?
他猜不透缘由,却还是支持着起身,跌跌撞撞走到门前,屈起手肘压下了把手。
“愿意和我谈谈吗。”
来人不待他开口便先抢过了主动权,一句问话没显出多少恳切,反而透着十足的威胁。
是冷秦川。
这样不容置喙的语气,只能是高高在上的冷董事长。
宁明叶抿抿唇不答话,以鞋尖轻轻别过门板,显然是要闭门谢客了。然而冷秦川身后那人忙不迭扶住门框,急道:
“明叶,事关雪儿的前程,请你一定听过再做决定。”
身为妻子,罗芙温柔体贴、无微不至,诚挚之至;作为母亲,待冷疏雪宽严并济,教导有方;哪怕以陌生人的身份,在他借住冷家那段时间里亦没有为难或讥讽,仁至义尽。宁明叶如是说服自己,不为冷疏雪,只为还罗芙的善意,手肘推开门,将两人让进客厅。
冷秦川望着茶几上一壶凉透的水,椅背上随意搭着的染血西装与衬衫,颇不自在地蹙了蹙眉。罗芙则不甚见外地主动拾起那两件衣服丢入洗衣机内,放好水和凝珠,按下开始键。她的殷勤不像刻意为之,倒真仿佛与生俱来,拥有温暖人心的力量。
和初遇时的冷疏雪,一模一样。
做完这一切,罗芙终于能闲下来在沙发落座,不忘抽一张纸擦干净手上的水渍,继而整理好纸巾盒。宁明叶沉默地等待着这一对夫妻率先发话,但这一回,冷秦川镇定过了头。眼看妻子忙忙碌碌一言不发,就此默认。
这态度,竟当真生出几分有求于人的意味。
“雪儿……怎么了。”
宁明叶低声问道。罗芙当即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应道:
“是张旻佳。”
“张旻佳?”宁明叶已如死水般的双眸陡然闪过一丝狠戾,冷秦川看得清楚。据此愈发断定,无论先前怎样决绝无情,皆不过是掩人耳目、自欺欺人。
他深爱着冷疏雪,从过去到现在,藏不住的。
“今天早上看到了有关雪儿和张旻佳……他们两个人以前的事。或许是张旻佳想要翻红,可雪儿她承受不起。我们来找你一起想想办法。”
罗芙说得十分委婉。宁明叶也早学会了自委婉里听出残忍,所谓“一起想办法”,无非是要他破釜沉舟,用最后的价值同张旻佳拼死一搏。
“张旻佳多活一天,雪儿就会多遭受一天的非议。”冷秦川适时插话,双手交叠虚搭在茶几边缘,眯起双眼继续道:
“我想听听,你的计划。”
“我?”宁明叶粲然一笑,向着对方伸出双手,“我,还能做什么?”
罗芙眼中隐约浮现几许动容,冷秦川则不满意似的摇摇头:
“宁总,你的办法,绝不止亲自动手这一条。张旻佳曾签约璎谛,谁逼着他走到今天这一步你理应清楚。叶风做这些勾当最怕什么,你不会不知情。”
宁明叶闻言慢慢抬起头,毫无指望地盯着冷秦川许久,唇瓣翕动,一字一顿道:
“能不能……再等等……”
“我们当然可以等,那雪儿呢?”冷秦川反问道,“她的梦想,你忍心眼看她绕多远的弯路?”
言罢,又生怕不足够,旋即补充道:
“至于——宁家人,我不会给他们好过的。你,大可以放心。”
冷秦川的言辞愈发不对劲,罗芙觉得奇怪,却也说不上来哪里异常。但当看到宁明叶格外平静地接受,这份疑虑便即打消,也跟着帮腔道:
“是啊明叶,等雪儿回来,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你的事,我和秦川会帮你的。”
一家人。
宁明叶不禁错愕,旋即感激地看向罗芙,努力扯起唇角笑笑:
“谢谢。”
他居然,居然会有一个家。纵使明知是幌子,是陷阱,仍义无反顾地想要陷落其中。
滴,滴,滴。
洗衣机停止运转,罗芙起身去晾衣服。偌大一间客厅顿时恢复了冷清肃杀,静得听得见两人的呼吸。
“希望你不要怪我心狠,”冷秦川欲盖弥彰般咳了两声,“我拿到了你的诊断报告,心衰,剩下的时间本就不多。与其拉扯着雪儿经历一段漫长痛苦后失去,不如,当机立断、同归于尽。”
宁明叶对此置若罔闻,半晌,才垂下视线道:
“你会告诉雪儿真相吗。”
“她会伤心的,”冷秦川极认真答道,看起来真像是做过一番深思熟虑,“不比,就让她认为你就是嫉妒张旻佳,为了一己私欲。这样……就能快一点忘掉你,重新开始。”
宁明叶缄默不语,冷秦川见他良久不答话,作势冷笑道:
“怎么,你怕了?”
宁明叶张张口,终究未言一字,阖眼一声苦笑。
我怕,这世上唯一爱过我的人太快忘记我。
从此,无人知晓我来过。

作者:我是水速围观  发表时间:2021-11-02 15:34:58
第一百四十二章 代价
“叶风怎么回事,这样的报道也允许流出来?”乔珞芜愤然摔下手机,直把刚进门的助理吓了一跳。
“乔……乔老师,叶总电话。”那助理战战兢兢递上了自己的手机,生怕这位乔大编剧一怒之下也给摔了,另一只手赶忙在底下虚接着。乔珞芜哪管得了这许多,一把夺过手机怒不可遏道:
“叶风……叶总!如果你没有能力管好自己的lie迹艺人,不如尽快退位让贤罢!我的剧还在拍,外面已经满城风雨了,真是谢谢你费尽心思给我造势啊!”
叶风似有若无叹了一声,方才沉声道:
“先别急着兴师问罪,我是来找你解决问题的。”
“解决问题?”乔珞芜怒极反笑,“我请你先解决一下张旻佳!”
“乔珞芜!”似乎这是叶风第一次对她疾言厉色,竟顿时让她安静下来,得以将这一席话听下去,“你咄咄逼人并不能为冷疏雪争取一个更好的处境。冷静下来,我们必须同舟共济。”
“好,”乔珞芜鲜少遵从旁人意见,听他如此说,倒饶有兴味在沙发落座,问道,“叶总有什么高见?”
“乔老师,出事了!”怎料她话音未落,执行副导便冲进了休息室,满头大汗全顾不上擦,“出大事了!”
乔珞芜白了来人一眼,抬手挡住了手机的收音孔,没好气甩了一句:
“说!”
“冷……冷疏雪!威压断了……”
“什么!”
那一通电话以不了了之告终。叶风再次致电剧组的人,得到的却是统一答案——一概不知情。他仅隐约听见冷疏雪、威压,但个中来龙去脉,皆不得而知。
而在他探听到剧组的消息之前,宁明叶竟先一步联系了璎谛。就在璎谛楼下的咖啡馆,不曾掩人耳目,更未粉饰身份。甚至叶风准时赴约时,宁明叶被吊起的右臂、左手扎眼的绷带,都吸引着周遭或诧异或怜悯的目光。
他看起来的确可悲。
侍者还火上浇油般为他斟满了一杯温开水,继而冷眼看他双手无力地搭在桌沿,连揽过玻璃杯都不能。
但他并不可怜。
至少他的目光依然精明且凌厉,依然能不动声色步步摧毁绮纪,或与秦川集团周旋数个来回不分胜负。他的凉薄与诡算从未更改,假若,冷疏雪从未出现。
“你……为了张旻佳的事而来?”
叶风原有许多奚落讥讽的话可以说,见他这副模样确半个字也说不出。为难一个,活着都是奢望的人,的确太不光彩。
宁明叶略抬了头却未看他,自顾道:
“张旻佳的底细,你了解多少。”
叶风沉吟片刻,如实答道:
“璎谛的艺人,我清楚他们的价值。至于底细……我不确定。”
宁明叶微微舒展眉峰,蜷起的指尖也不着痕迹放松了些许,作势叹道:
“张旻佳被阿冰拖下水的时候你就没怀疑过,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阿冰,怎么能滴水不漏地将那东西掺在酒里。这么多年境况窘迫,她和张旻佳,又是从哪里弄得到那东西?”
心思缜密如叶风,决计不可能想不到这些。只是人越聪明,就越容易轻敌,如张旻佳这般的小角色,自来不会被叶风放在眼里。
果然,叶风眼中闪过一丝稍纵即逝的惶恐,复问道:
“你到底想说什么。”
宁明叶轻笑一声,偏过头望向落地窗外的车水马龙。半晌,才淡淡吐出三个字:
“文其扬。”
就是这三个字,让叶风霎时不寒而栗,仿佛周身的血液都被冻僵了。他不惧GC,实则不想同文其扬牵扯一分一毫的关联。GC做的是什么生意早已不是秘密,人人敬而远之,璎谛也不例外。
可倘使阿冰与张旻佳在那时就同GC沆瀣一气,抑或那两人根本就是GC傀儡,璎谛,便无法独善其身了。
叶风踌躇良久,终于再度颤抖着开了口:
“张旻佳,是文其扬的人?”
“未必,”宁明叶深谙如何彻底击垮一个人的心理防线,故而起初不急,反倒乐意暂缓攻势,让对方长舒一口气,“但他这一次复吸,是找GC拿的东西。论清白,他也真算不上。”
言及此处他刻意收回视线,转而直勾勾地逼视着叶风的眼眸:
“GC一直属意拓宽蓝海市的市场。然而我曾破坏过文其扬一桩大生意,算来GC与绮纪是仇的;冷秦川油盐不进,白蓝势头正盛没必要自毁前程;那么余下的,能入得了文其扬的眼,唯有璎谛和容阑。可惜韩夏手下的人底细太干净,不比叶总你,手握张旻佳这员大将。”
叶风喉结滚动,惬意搭在咖啡杯旁的手蓦地攥成了拳,用力至指节都泛起青白。宁明叶乘胜追击,眉梢一挑继续道:
“现下张旻佳狗急跳墙,紧咬着冷疏雪不放,为的是重回大众视线。他劣迹斑斑本该复出无望,叶总以为,他这好一番折腾,目的是什么?”
目的,昭然若揭。为的是让叶风现身,借机替GC和璎谛牵线搭桥罢了。叶风慌乱益甚,却也不曾完全失了理智。他主动迎上对方审度目光,冷道:
“你告诉我这些,该不会仅仅是个顺水人情。”
“当然,”宁明叶像是早有预料他的这般反应,就势接道,“叶风曾利用张旻佳将我一军,眼下风水轮流转,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不是为了冷疏雪?”不待话音落定,叶风且又反问道。宁明叶一怔,旋即无谓笑笑:
“冷疏雪是最不愿意看到张旻佳出事的人,为她,我理应息事宁人。叶总,你得明白,GC进了蓝海市,不好过的不止是绮纪。那脏东西污染的,首当其冲就是璎谛。你根基未稳,如若文其扬雪上加霜,只怕要功亏一篑。”
“好。”叶风的神色终于轻松许多,端起面前那杯咖啡浅浅尝了一口,眉眼间依稀是熟悉的乖张狠戾。
“宁明叶,”他的声音极细微,轻得只有彼此能听见,“张旻佳活不成,我也未必会让你好过。”
宁明叶闻言又是一笑,笑得那么通透认命,那么凄然绝望:
“烂命一条,随时恭候。”

大家都在看

热门帖子

猜你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