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不要忘记我爱你)(重生,甜宠)

字数:26523访问原帖 评论数:1159条评论 TXT下载

发表时间:2017-08-07 22:11:00 更新时间:2018-11-26 18:21:59

作者:沈怡颖儿  发表时间:2018-11-26 18:21:59
讲述的是小受死后,渣攻知道真相良心发现,回来宠着小受的故事。
本文甜宠不虐,不喜勿进,谢谢配合。

作者:沈怡颖儿  发表时间:2018-11-26 18:21:59
“管家,求你了,和王爷通报一声吧。”漫天的雪地中,跪着一个白衣男子,一双可怜的桃花眼蓄着泪,拉着眼前中年男子的衣摆。
“这…哎!你等着。”似是不忍这少年,微微叹口气。
雪下的越来越大,一片惨白的颜色,跪着的少年,血红的唇瓣早已发紫,透明似的脸色,那微微颤抖的身躯,引起人们的怜惜。
半柱香的时间,管家出来,怜惜的看了一眼,却不得不下这个命令。
“来人,言公子打扰王爷休息,杖责40。”摇了摇头,造孽啊。
白衣少年瘫倒在地,长长的睫毛遮住了那双灵动的花眸,嘴角似有一丝苦涩的笑。
他任由侍卫将他拖到长椅上,不反抗,也不挣扎。
“啪!”“一”少年的手指微微蜷起,扒着长椅,没有出声。
“啪!”“二”
“啪!”“三”
“唔!”少年光滑洁白的额头上冒出冷汗,紧紧咬住下唇。
……
“啪!”“二十七”他的下唇已经咬破,血红的血顺着嘴角留下。
臀上早已惨不忍睹,血肉模糊,血,滴落在皑皑白雪上,异常刺眼。
“啪!”“三十”
“报告,言公子晕过去了。”侍卫发现不对劲,停下了手。
管家皱皱眉,回了室内,禀告王爷。
“什么?那**竟敢装死?!去,再加四十大板!”低沉魅惑的嗓音,藏着丝丝怒火。
“王爷有令,加四十。”出了门,对着两个侍卫说。
“啪!”“三十一”
……
“啪!”“七十五”
长椅上的少年早已没了动静,和白雪般的脸色透着紫色,身后早已惨不忍睹,地上染着大片鲜艳的红雪。
“啪!”“八十”
最后一下,结束这杖责。
“言公子?言公子?”管家见没人回应,探了探鼻息,早已没了呼吸。
“王爷,言公子死了!”室内,管家连忙向男人禀告。
“哦?那小**死了?”软榻上的男人挑了挑眉,魅惑众生。
梅色的薄唇吐出残忍的话语“扔了,乱葬岗喂狗。”
“是”
管家走后,男人眼中的光彩倒是少了几分。
“母亲,儿臣为你报了仇,可是,怎么不会痛快呢。”他喃喃道,却是自嘲一笑。

作者:沈怡颖儿  发表时间:2018-11-26 18:21:59
言衍死后第二天,君莫不知为何,心中竟开始想念。
想念他跪在他脚下颤颤巍巍的叫着王爷,想念他被责罚是脸上痛苦又坚定的神情……

秋天的夜,是唯美的,君莫在后花园中饮酒,洁白无瑕的脸上泛起红晕。
“嗖——”一只泛着锋利的剑朝他射去,来不及躲,被刺入胸口。
君莫倒在地上,凤眸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男子,性感的声音平添几分沙哑“你……为什么。”
“为什么?哈!君莫,三年前你杀死了我的母亲,你说为什么?”他清秀的面容变的扭曲,看似蓄人无害的大眸子充满阴狠,不过只有一瞬间。
“于是我才千方百计的到你身边,就是为了有一天来杀了你。”卿竹笑了笑,蹲下身子,看着君莫好看的眸子,温柔的话语却让人心寒“没想到吧,你一直呵护的人背叛了你,而你一直怀疑的人却最爱你。”
“说起来,那个傻子也真傻,你这样折磨他,竟然都不会反抗,也不会解释。”卿竹嘴角一抹浅笑,看着君莫懊悔的样子,继续说道。
“说起来,王爷到底狠心,折磨了三年,还不留个全尸。”卿竹眼中无波,举起手中的剑,朝他挥去。
在眼睛闭上的一刻,他微微笑了,阿衍,下辈子,本王定好好待你。
“王爷,王爷?”耳边熟悉的声音。
嗯?我,我不是死了吗?
君莫缓缓睁开了那双魅惑众生的眸子,看向身边熟悉的管家。
“王爷,是否验伤。”管家见君莫醒来,立马恭敬。
“验伤?”君莫声音十分好听,低沉却富有磁性。
“是的,王爷刚刚打了言公子二十大板。”
君莫拧拧眉,他想起来了,那天,言衍将他给卿竹种的花踩了,被罚了二十大板。
“嗯。”君莫微微点头,内心却是藏不住的欣喜。
阿衍,我回来了,从今以后,不会让你受委屈了。


作者:沈怡颖儿  发表时间:2018-11-26 18:21:59
“王爷。”言衍走进来,跪在地上,一身白衣为他添了几分儒雅。但那眼角边的红潮确确实实刺痛了他的心。
“管家,你先下去。”看了看言衍绯红的耳根,顾忌到他的面子,让管家下去。
“阿衍,快起来,让本王看看你伤。”管家走后,君莫没有掩饰自己的焦急。
地上的言衍听见这话,微微一愣,随即轻轻摇头,怕又是什么阴谋吧。
言衍乖乖的站起身,向君莫露出伤处。
君莫看着那红肿不堪的身后,连忙将人拉到床上,拿出药膏,轻轻给他抹上。
“王,王爷。”感觉到身后的大手,言衍红着小脸,微微挣扎。
“别动。”君莫在言衍身上又补了一掌,成功让他停下挣扎。
……
上完药后,言衍匆忙起身,跪在地上“王爷,言衍犯了错,请王爷责罚。”
“哦?你犯了什么错?”君莫看他又跪下,但也没拦着,不过这笔账,他记住了,之后慢慢算。
“言衍不小心弄坏了王爷给卿公子种的花。”言衍低着头,说出这句话,身体颤抖的厉害。
听着这话,君莫也心疼坏了,一把把人搂在怀中,看着泛红的眼眶,柔声说道“没事,两棵破花没关系。”
言衍被抱在怀中,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愣在原地,不敢动弹。
君莫见他愣在那里,想起上一世没有卿竹的时候,他还在他怀里撒娇,不紧皱了皱眉。
而言衍看见君莫皱眉,以为他又犯了什么错,脸色一白,跪了下去。
这会儿君莫还可能纵容他跪吗?不可能。
一把将人拉进怀中,对着那还泛红的臀部甩了三巴掌。
“啪啪啪!”这三巴掌没有留余力,刚消肿的身后又肿了起来。
“呜……”这回再也忍不住,晶莹的泪珠一颗一颗留了出来。
君莫一下就心软了,拂去泪珠,将人轻轻揉着“乖,阿衍。”
“王爷……”言衍看着君莫伸过来的手,本就苍白的脸颊立马惨白,闭上眼睛,身体瑟瑟发抖。
君莫心疼的无以复加,捧着他的脸,看着他漂亮的花眸子,认真的说道。
“阿衍,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他小心翼翼问,害怕眼前的人儿一不小心就不见了。
“……”言衍抿抿唇,没有回答,他很想回答好,可是他害怕,害怕君莫只是一时兴起,过不了多久,就会将他扔掉。
以前撕心裂肺的痛苦,痛苦不堪的生活,他害怕。
见他没回答,君莫凤眸一丝苦涩。
“好。”言衍轻轻回答,脸上却没有高兴的神情,他知道的,他说什么,他都会答应。
“王爷,言衍告辞。”见君莫没有发话,言衍便退向门口。
君莫没有挽留,只是用幽深的眼眸看着他。
半晌,低头,勾唇苦涩的笑了笑。

作者:沈怡颖儿  发表时间:2018-11-26 18:21:59
“言公子,王爷叫你到前厅去一趟。”言衍正在休息时,一名宫女就冲进来,看着言衍轻蔑的说道。
“好。”言衍垂下长长的睫毛,遮住了花眸子中的害怕。
这回,怕是又有什么责罚吧。
……
“王爷。”言衍进了前厅,没等他发话,便直接跪下。
一袭白衣,红唇白齿,秀眉星眸。本是赏心悦目,却被那微微颤抖的身子却让人不由得皱起眉头。
“阿衍,你快起来。”君莫一惊,不顾旁人在场,上前扶他。
言衍微侧身,让君莫抓了个空。
君莫的手停在半空,看着言衍淡漠的眼神,心中一丝痛楚。
“王爷要责罚,请尽快。”言衍微微俯身,语气平平,听不出害怕的情感。
“谁说本王要罚你了?”君莫了然一笑,将人轻轻扶起。
言衍没有回答,只是那花眸子中一抹惊讶。
那眼神撞的君莫胸口一疼。
“饿了吗?”抚了抚言衍清瘦的小脸,眼中闪过心疼。
“嗯。”言衍点点头,往他怀里缩了缩。
就算是假的,就算是阴谋,他也愿意入套。
他愿意享受这一时的宠溺。
然后……万劫不复。
……
“王爷,吃这个。”他将一块糕点放入君莫碗里,看着他。
“……”君莫皱皱眉,他一直讨厌吃这种甜腻腻的东西。
言衍见他皱眉,赶紧放下筷子,跪在地上,速度之快以至于君莫来不及阻止。
言衍跪在地上,嘴角勾起一丝讽刺的笑,他在笑他自己,明明知道王爷不会喜欢他,却还是执迷不悟,真是个傻子。
君莫被那抹笑深深刺痛了心,苦涩蔓延到全身,他阖了阖眸,将人抱起来,看着那惊恐的眼神,他才深深得知自己到底欠他多少。
“乖,阿衍。”把人抱到椅子上,淡淡笑了笑,便走了出去。
言衍松了一口气,心中却有些失望。
是自己,太笨了,又把王爷气走了吗?
自嘲一笑,缓缓举起筷子,品尝那看似丰盛却淡然无味的菜肴。
……
是夜,皎洁的月光洒在言衍的小屋子,他在床上翻来翻去,睡不着,想起了君莫这一天反常的行为。
摇了摇头,明天,就会好了吧。
明天,就不会看见那宠溺的笑吧。
更不会感受到那温暖的怀抱吧。
一滴泪落下,言衍连忙擦去。
……
熟睡中,仿佛有一双温柔的大手抚摸自己,他笑了笑,幻觉吧……


作者:沈怡颖儿  发表时间:2018-11-26 18:21:59
早晨,清脆的布谷鸟(不要问我哪来的布谷鸟,我也不知道。)声唤起了熟睡的言衍。
他睁开一双漂亮的花眸子,感受到手上的重量,皱了皱眉,看向旁边。
王,王爷?
言衍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看着熟睡的王爷,他突然怀疑昨天发生的所有事都不是假的。
不对,定是假的,王爷都讨厌他那么久了,怎么可能一下就变好?
想到这里,他的眼神沮丧起来,头也低着,漂亮的花眸子有显而易见的忧伤。
君莫起来就看到这一幕,把床上的人搂在怀中,柔声说道“乖,阿衍。”
言衍身体一僵随即轻轻把他推开,淡淡说道“王爷,请自重。”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王爷,卿竹公子求见。”管家的声音打破了沉默。
一旁的言衍听见,被睫毛遮掩的花眸子里满满的失望。
君莫没有注意到他的神情,皱了皱眉下床,对他说句“好好休息”便朝大厅走去。
他应该需要处理一些事情
君莫走后,言衍眼里满满都是嘲讽,嘴角也一丝苦笑,看着空荡荡的屋子,突然觉得很讽刺。
呵,自己终究是抵不过卿竹吗,既然这样,不如放手,成全好了。
缓缓下床,看着桌上的剪刀,淡淡一笑,拿起剪刀,对着纤细的手腕一划,鲜红的血满满流出。
他嘴角始终噙着一抹淡笑,为苍白的面庞增添美感。
……
当君莫和卿竹“交谈”完之后,便看到一滩血和奄奄一息的言衍。
看着那苍白的小脸,君莫心中像被尖刀划过,涩涩的疼。
“来人!快宣太医!”反应过来,君莫立马向门外吼道。
……
“太医,他怎么样?”看着脸色微微红润的言衍,君莫才放心了些,问着一旁的太医。
“启禀王爷,公子失血不多,但仍虚弱,需要静养,不可食用刺激的食物,伤口不可碰水。”
“嗯,下去吧”君莫耐心的听完,甩甩手,将人送走。
太医走后,屋子里十分安静,半晌,君莫微微叹口气。
“阿衍,你怎能如此糊涂。”
君莫坐在床边,抚摸他苍白的小脸,看着那紧皱的眉头,心中顿顿的疼。
阿衍,要我怎么样,才能原谅我……
……次日清晨。
“唔”床上的言衍颤了颤睫毛,睁开了那双花眸子。
准备起身时,发现手腕钻心的疼,低头一看,竟是布满了纱布。
啊,他想起来了,昨天,他好像寻死了,然后,然后呢?
言衍皱着眉头细细思索着,那轻咬小唇的小模样让人忍俊不禁。
君莫一推门就看到这么一副画面,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笑。
他走过去,揉了揉他头发,眼神十分宠溺“在想什么?”
言衍感觉到头上的大手,花眸子一丝窘迫,随即淡淡说道“王爷,自重。”
“嗯。”点了点头,却没有拿开手。
言衍无语,将头上的手挥开,翻个身,背对君莫“王爷请回,言衍要休息了。”
君莫站在身后,黑眸不易察觉的失望,抬脚,向门外走去。
言衍听见越来越远的脚步声,暗暗松了口气。
……

作者:沈怡颖儿  发表时间:2018-11-26 18:21:59
“玲珑。”午膳过后,言衍对着门外叫了一声。
“哎~公子,来了。”玲珑,是君莫最近赐给言衍的丫鬟,言衍看她活泼的性子,便留了下来。
“我想去御花园转转,你陪我吧。”说着,便缓缓起身。
“是。”
……
“哟,这不是那谁吗?”当他赏花时,一个尖酸刻薄的声音传了过来。
“柳贵妃。”他淡淡转身,对着面前雍容华贵的的女人行了个礼。
“哎呦,言公子,今儿个怎么没见王爷在旁边呢?”那女人捂嘴一笑,眼角露出的得意刺在了言衍心里。
他脸色一白,花眸子一丝忧伤“王爷……公事繁忙。”
“公事繁忙啊?”那女人似惊讶的张了张嘴“可是我听下人说,王爷一天,可是在陪卿公子呢。”
言衍微微低了低头,轻咬着红唇,没有回答。
“哼。”女人冷哼一声,冷声讽刺“风水轮流转,想不到吧,曾经被王爷宠上天,还会有这么落魄的时候。”
言衍胸口一闷,隐忍着“柳贵妃还有事吗,言衍告辞。”
“站住。”
柳依依上前,手钳住言衍精致的下巴,眼中仇恨增多,反手一巴掌打在那洁白无瑕的小脸上。
“都怪你!都怪你!!”柳依依不顾形象大吼,双眸好似蛰满毒液“如果不是你,王爷现在最宠的就是我!!都怪你!”
言衍脸上一个红红的巴掌印,但他脸上没有过多的神情,淡淡的负手而立,看着柳依依吼。
看她发泄完,不慢不快的说道。
“就算没有我,王爷也不会喜欢你的”
说完,不再行礼,转身就走。
回到房中,他才发现玲珑不见了,皱皱眉,想必又跑哪里去玩了吧。
不再想她,躺在床上,尽量忽略脸上的疼痛。
“阿衍……”熟悉的声音使床上的人身子一抖,以为他是为柳依依讨回公道,连忙起身,跪在地上,低着头,也不说话。
“阿衍,快起来。”君莫赶忙伸手去扶,却发现死活不起来。
“王爷,责罚,尽快。”言衍低着头,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颤抖。
不对劲,君莫皱眉,伸手捏住他的下巴,逼他对视他,看见脸上的巴掌印,眸色一冷,冷声开口。
“是谁?”
言衍低下头,淡淡说道“是言衍不小心弄的。”
“不小心弄的?不小心能弄成这样?”君莫明显不信他的话,质问道。
言衍依旧不答话,低着头。
“唉,算了,玲珑,你去拿一袋冰来。”见他这样,也不强求,吩咐旁边的玲珑。
“是。”
……

作者:沈怡颖儿  发表时间:2018-11-26 18:21:59
大厅中,君莫脸色阴沉,眉头也拧在一起,半晌阴测测的开口。
“管家,去查查,谁那么大的胆子,敢伤本王的阿衍。”
“是。”
管家退下后,君莫坐下木椅上,微微叹了口气,这些天,无论他怎么对言衍,他总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难不成,这一世,他又会孤独终老?
……
“王爷。”一炷香的时间,管家便站在了君莫的面前。
“怎么样,查到了吗。”躺在软榻上的君莫掀了掀眼皮。
“查到了,是……”管家迟疑了一下,看着君莫有些阴沉的脸,说道。
“是柳贵妃。”
“柳依依?”君莫拧了拧眉头,要不是管家一提醒,都还忘了有这么一个侧妃。
“是的,柳家大小姐柳依依。”
“罢了,你先下去。”君莫躺在软榻上,摆了摆手,眼眸却在那一刻变的阴沉。
柳依依?敢伤本王的人,就要做好承担责任的勇气。
……
“王……”
“嘘。”紫菀阁中,君莫将正要行礼的玲珑阻止了,放轻步子进了房中。
言衍正在小憩,平日那双好看的花眸子轻轻闭着,精致小巧的鼻翼随着呼吸一伸一缩,牛奶般白皙丝滑的皮肤透着粉扑扑的颜色,娇艳欲滴的红唇微微嘟起。
君莫不忍打扰他,坐在床边,用结了一层茧的手指轻轻抚摸言衍滑嫩的皮肤,魅惑的黑眸中竟多了着迷。
我的阿衍真好看,上一世,自从那次误会发生,他就再也没有好好看过阿衍了。
想到这里,黑眸中不经多了几丝懊悔,轻轻俯下身,吻在那光滑的额头上。
言衍此时却猛地睁开眼,看见君莫放大的俊脸,还有额头上的温度时,连忙推开君莫,花眸子中是惊诧,白嫩的小脸也染上了绯红。
君莫看见言衍醒了,勾唇一笑,正准备将人抱下来,却不料人一下子跪在地上。
在反应过来时,就听见了言衍的请罪声“王爷,言衍不小心冒犯了王爷,请王爷责罚。”
君莫听见这话,也是怒火中烧,他就非要自己罚他吗?
好!既然这么想被打,本王成全他!
“来人!”君莫朝门外喊了一声,成功的看见地上的人身子抖了一下。
火气降了一点。
“王爷。”
“去,将慎刑司的鞭子取来。”话一出口,君莫就后悔了,因为言衍的脸色在那一刻苍白。
“……是”玲珑为难的看了一眼言衍,咬咬牙,只好应下。
玲珑走后,屋子里寂静一片,言衍低着头,双膝跪的酸痛,冷汗一颗一颗的往下滴。
君莫看着,也满满的心疼,却没有让他起来。
这个逞强的臭毛病,本王一定得给他改了。
“王爷。”正当言衍快撑不住时,玲珑就跑了过来。
“嗯,下去吧”君莫接过那泛紫的鞭子,将人招呼下去。
君莫绕到了言衍的身后,看那挺的直直的背,狠狠心,一鞭子甩了下去。
只用了3分力,不敢用多大力,怕把人打伤。
言衍自然也感觉出来,眼眶湿润,之后背上火辣辣的感觉让他身子颤抖起来。
君莫站在后面,看不见人的表情,但是看那颤抖的身躯,没骨气的心软了。
照着刚才的力度又轻了几分。
就这样“重重”的打了几下后,开口“知道错哪了吗?”
言衍抿了抿嘴唇,开口“言衍不该冒犯王爷。”
君莫刚降下去的火又上来了,加大了力度甩在背后。
“呃!”身体应疼痛和膝盖的酸痛倒在地上。
君莫皱皱眉,准备将人拉起来继续教育,但看见那张小脸时,也不忍心了。
长长的睫毛被泪水打湿,眼眶红红的,鼻尖也红红的,下唇也被紧紧咬着,青丝也无力的耷拉在耳边。
“唉”君莫垂下眼眸,将人抱起,放在床上,背面朝上。
“阿衍,我打你,是因为你不爱护自己,什么事情都认为是自己的错,也不会去考虑后果。”君莫看着安静的言衍,接着说“还有,你太爱逞强了,明明已经撑不住了,却还要傻傻的坚持。”
你这样,很让人心疼……
君莫轻轻抚摸着鞭子打出来的红痕,看着人颤抖着,叹了一口气。
“你什么时候明白了就来书房找我。”说完便走了。
在门外,对着玲珑吩咐“给你家公子上药。”
……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章

作者:沈怡颖儿  发表时间:2018-11-26 18:21:59
这回真没有了

作者:沈怡颖儿  发表时间:2018-11-26 18:21:59
半夜,言衍躺在床上,想起白天君莫说的话,眼神中有一丝希望,王爷,他还是,在意我的,对吗。
……次日清晨。
一丝丝光照在言衍精致的脸上,他睁开了那双好看的花眸子,满满起身。
叫了玲珑进来,让她给自己梳理。
早膳之后,他沉思一会,还是决定去君莫书房认个错。
即使他他知道自己错哪了。
“王爷。”进了书房,言衍径直跪下,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不那么的颤抖。
“嗯”君莫懒懒的应了一声,随即又开始看起书来。
言衍跪在地上,低着头,昨日的伤还没有好全,他只能紧紧咬着下唇。
一炷香过去,言衍早已撑不住,身体微微颤抖,汗水也顺着精致的脸庞滑落。
君莫皱皱眉,看来昨天的教训还没有让他明白。
“起来。”不忍心再继续跪下去,开口,将人叫起来。
“谢王爷。”言衍松了一口气,准备说话时,却被打断。
“过来。”
言衍乖乖走了过去,却不想被君莫一把拉住胳膊,转眼间就趴在了君莫腿上。
“王爷!”言衍挣扎起来。
啪!“不要动。”
言衍乖乖不动,不过身后传来的酥酥麻麻的痛感让他羞红了小脸。
不疼,比以前好熬多了。
————————————~( ̄▽ ̄~)~楼楼这个算卡拍吗?

作者:沈怡颖儿  发表时间:2018-11-26 18:21:59
君莫看不见人的表情,但是看见那绯红的耳根,就知道害羞了,低低笑了一声。
言衍听见笑声,脸更红了一层,转过头,讨好的笑了笑。
“王爷,能不能把我放下?”
啪!此话一出,君莫顿时收了脸上的笑,又一掌拍了下去。
“知道错哪了吗?”君莫问话,巴掌却没有停下来。
言衍咬唇,认错误什么的,好羞。
“嗯?”君莫挑眉,实打实的一巴掌落下。
“不该不爱护自己……”将头埋在臂弯里,轻轻说出这句话。
“还有呢?”君莫停下了手,但还是放在上面。
……“不知道。”
君莫无语,但看他确实想不起来,宽恕了一下。
“那我来说,就是20下”也不管答不答应,自顾自得说了起来。
“我是不是说,不能逞强?嗯?”君莫揉了揉他的头发。
“我没有……”言衍转过头来,反驳。
君莫皱眉,狠狠一掌下去。
“没有?那刚才跪在这咬着嘴唇明明受不了又不开口求饶的是谁?”
言衍颤颤睫毛,一言不发将头转过去。“对不起。”
君莫没有回答,只说了句20下。
随着言衍点头,就感觉身后一凉。
之前教训的痕迹已经不在了,还是原来光滑白嫩的样子。
君莫揉了揉,嗯,不错,手感好。
拍了拍言衍的背,示意要开始了

作者:沈怡颖儿  发表时间:2018-11-26 18:21:59
啪!一掌落下,君莫没有余力,毕竟,教训就要有教训的范。
白白嫩嫩的臀上出现了一个红红的巴掌印,看着很是刺眼。
君莫收起心中的不忍,其它事可以慢慢来,可关于身体这件事,可不能慢慢来。
啪!又一掌落下,臀上两个掌印,看起来甚是可爱。
啪啪啪啪啪!一连串的巴掌使言衍有些吃不消,额头上也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小汗珠。
察觉到他的颤抖,君莫微微收了力,打在红臀上。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还有三下,君莫看着手下红肿的臀,终究还是不忍心,轻轻落下三掌,结束这次惩罚。
“阿衍,以后不可以这样了。知道吗?”打完之后,把人抱起来,看着脸上的泪痕,心疼,但不后悔。
————————————
上药过程就省了吧~( ̄▽ ̄~)~

作者:沈怡颖儿  发表时间:2018-11-26 18:21:59
好了,今天的更完了~

作者:沈怡颖儿  发表时间:2018-11-26 18:21:59
想必大家都忘记了言衍的情敌卿竹了吧,我这里想说的是,卿竹其实是一个好孩子,只是仇恨让他失去理智,so,楼楼也会找一个攻给卿竹,当然了,我们卿竹的父母不是王爷杀的,其实另有其人,好了,伪更完毕

作者:沈怡颖儿  发表时间:2018-11-26 18:21:59
想问一下,个人简介是怎么弄的

作者:沈怡颖儿  发表时间:2018-11-26 18:21:59
话说上次王爷和卿竹谈谈?谈的怎么样了?看看吧。
————————————
“王爷。”卿竹走进大厅,跪在地上,抬头媚眼如丝的看着坐在木椅上的君莫。
如果是上一世的君莫,肯定就会在此时拥他入怀。
“找我有什么事吗?”君莫喝了一口茶,并没有让他起来。
卿竹没有发现他的不对,站了起来,正准备说时,却被君莫凛冽的眼神吓了一跳。
“本王什么时候说让你起来了?”语气漫不经心,却有一种不得不臣服的压迫感。
卿竹一惊,跪了下去。心中却是不解。
莫非,王爷发现什么了?
半柱香过去,君莫惦记着房中的言衍,让他起来。
卿竹松了一口气,只以为今天王爷心情不好,随即挂上笑脸。
“来人。”见他虚假的笑,君莫眼中一丝厌恶。
“王爷?”卿竹眼中不解,这个时候不应该将他抱在怀中亲热吗?
君莫看了他一眼,勾唇冷笑,薄唇微启“将卿竹卖给醉香楼,终生不得跨入王府。”
卿竹此时慌了神,抬起一张惨白的脸看向君莫。
“立即执行!”说完,甩袖走人。
卿竹跌倒在地,看向天空。
对不起,爹,娘,孩儿不能为你们报仇了……
————————————
楼楼心情好,加更一章~( ̄▽ ̄~)~

作者:沈怡颖儿  发表时间:2018-11-26 18:21:59
质量不好,勿喷

作者:沈怡颖儿  发表时间:2018-11-26 18:21:59
几日过去,言衍明白了君莫是真的对他好,便开始亲近他,不过有时候,他还是挺怕君莫的时候。
比如他生气要打他的时候,比如现在……
言衍看着黑脸的君莫很自觉的站的离他远了点。
嗯,更黑了……
“阿衍,过来。”君莫维持脸上的微笑,朝他招手。
“不要”
“3”君莫压了压火气,说了一句“不过来吗?自己想清楚。”
“2”
“1”
很好,言衍,你有种。
————————————
短短的,不要嫌弃 (′~`;)

作者:沈怡颖儿  发表时间:2018-11-26 18:21:59
送上我的男神










作者:沈怡颖儿  发表时间:2018-11-26 18:21:59
一天,君莫和言衍共用晚膳,无意之间问道了卿竹。
君莫愣了愣,随即朝他微微笑到“放心吧,他没事。”
眼底的敷衍却被言衍看的一清二楚,花眸子中一丝不安,卿竹,怎么了?
“管家”用完晚膳,回到房中后,唤来了管家。
“言公子。”
“我问你,卿竹怎么了。”言衍直直的看着管家“你最好说实话。”
“这……”管家有些为难,但看见言衍瞪着他,还是说了出来。
“卿公子,哦不,卿竹被王爷逐出王府,卖给了醉香楼。”
“……下去吧”言衍脸色很不好,想不到,王爷为了他,竟然……
但是没有欣喜,只有一股股凉意。
以前也是这样,开始对自己可谓是宠上天,玩腻了就丢在一旁,对卿竹视如珍宝,现在,又将他卖给……
下一个,就是自己了吧。
言衍坐在床上,在皎洁的月光下脸色更苍白。
王爷,真是,看不透你呢。

大家都在看

热门帖子

猜你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