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重生]暴力渣攻v禁欲美受 1v1父子文 HE 年上

字数:236591访问原帖 评论数:389条评论 TXT下载

发表时间:2017-05-14 07:59:00 更新时间:2019-06-04 11:05:04

作者:蛊泫  发表时间:2019-06-04 11:05:04
文案:
宁安,医学界的高材生,温文尔雅,生性薄凉
重生到一个收虐待毒打,阴郁自闭的小孩身上。
面对一个崇尚暴力,动不动就拳打脚踢的便宜 ‘渣爸’ 和一堆以欺负人为乐的中二同学。
他表示鸭梨很大。
这是一个真暴力和冷暴力的对抗赛。
(……)
好吧,其实这就是一个用脸征服暴力的故事(……)谁让这是个看脸的世界(大哭!!!)
主角:攻:宋镇 受:宋玉泽
本文三观不正,因为攻很渣,但是不虐,受不贱,而且坚持不换攻。

作者:蛊泫  发表时间:2019-06-04 11:05:04


作者:蛊泫  发表时间:2019-06-04 11:05:04
我顶

作者:蛊泫  发表时间:2019-06-04 11:05:04
宁安轻恩了一声,继续看着手中的病例。 “好了!你都快看成精了,是不是身体都不想要了,今天早饭又没吃吧。”顾萱抽出他手中的病例,脸上带上一丝责备和心疼,又笑着递上一个精致的饭盒:“学长赏个脸尝尝我的手艺怎么样?” 那饭盒散发着诱人的饭菜香味,一看就让人食指大动。 宁安淡淡地说:“一会我去食堂吃就行了,你自己吃吧。” 顾萱眼里闪过一抹失落,继而又打起精神:“学长你这是第几次拒绝我了?不就是吃个饭吗?又不是要你娶我。”话语里藏着一丝隐隐的希望。 宁安像是没有听懂,只是道:“我真的去食堂吃就可以了。”说完,站起身:“你也抓紧时间吃饭吧,等下午还有几场手术呢。” 顾萱抓着饭盒的手紧了紧,看着宁安冷漠的背影,眼睛红了起来。 怎么办,她到底要怎么做,宁安才会接受她?

作者:蛊泫  发表时间:2019-06-04 11:05:04
顾萱捂着嘴,眼泪瞬间掉了下来。 等手术灯灭,里面的医生面色惨淡地出来时,守在外面的人全部泣不成声。 宁安死了。 即使他冷漠,淡薄,但是为他难过的人依旧那么多。


第一章已更完

作者:蛊泫  发表时间:2019-06-04 11:05:04











作者:蛊泫  发表时间:2019-06-04 11:05:04





作者:蛊泫  发表时间:2019-06-04 11:05:04
第二章已更完

作者:蛊泫  发表时间:2019-06-04 11:05:04
宁安从来没有跑的那么快过。

等进了房间,关上了门,他才抵着门喘气。

外面的声音,依旧隐隐从门外传进来,他捂着耳朵,坐在书桌前,脸红的不行。

宁安从来没有那么狼狈过,他生活过的环境,都是斯文人,就算说那档子事情,都是遮遮掩掩,哪里会像外面那两个人,这样的混话都说的出来。

宁安对宋镇的印象再次直下三千尺。有这样的爸爸,连从来没有说过重话的他都想骂脏话了。

外面的动静过了半个小时才算消停了下来。

宁安早就镇定了下来,无视,是他天生就会的技能。一开始是被震撼到了,后来他就无所谓了。他开始打量屋里的东西。

桌上的一本黑色的本子吸引了他的注意。他知道,这是宋玉泽的日记本。

按着记忆拨了密码,反正他现在就是宋玉泽,也没有窥探隐私什么的。

结果打开日记本,他又微微震住了。

那日记本里满满的都是用血红的大字写的人的名字,还有各种去死,***这样的诅咒,整整写了半本日记本。上面还画了小人,被扎的全是洞。

那些字真的像是人血,看着就让人心里不舒服。宁安将日记本合上,心里觉得闷闷的,倒像是以前那个破心脏不舒服的样子。

他连忙缓了缓气,直到心脏舒服了,才露出轻松的神色来。

刚才那种沉闷的,阴暗的气息,分明是原主的,宁安刚才甚至有种窒息的感觉。这小孩就是在这种窒息中长大的吗?那到底是有多痛苦?

经历过这个痛苦,就连一向冷漠的宁安都不免有些怜惜起这个小孩来。

他不知道,原来阴郁症的人,是这样难受,甚至比他面临死亡的时候,还要更甚一点。因为一个是死,一个是生不如死。

宁安将日记本塞回原处,不再去看。转而开始打量起别的东西。

桌上还放着几本书,上面写着,宋玉泽,初二3班。那些书都破破烂烂的,倒不是原主不爱惜书,而是那帮学校的**经常把他的书从三楼扔下去,害他上课被老师罚站什么的。

他打开书本,细细看了起来。

作者:蛊泫  发表时间:2019-06-04 11:05:04
接受原主记忆的时候,他就发现这是一个平行空间了,很多东西都和他原本的世界不一样,不过幸运的是,这些课本知识却莫名的和原来的世界一样同步了。

这倒是省了他很多时间。

正在他翻着书看的时候,他的房门突然发出一声巨响。

宁安一顿,微微皱起眉头看过去。

那门显然是被踹开的,上面留了个重重的脚印。宋镇人很高,因为房门设计的有些低,他有些不耐烦,即使撞不到头,他依然不自然地微微弯了点身子。他似乎刚洗完澡,只在腰间裹了条浴巾,露出精壮的上半身。不得不承认,他的身材非常好,不像是那些健身房里出来的肌肉,他身上的每块肌肉都很紧绷,充满了力量。

不过宁安想到他这身肉是打架打出来的,其中还有宋玉泽小朋友的贡献,他就觉得厌恶了。宋镇堵住了门口的四分之三。许是刚办完事,他心情还不错,嘴里叼着烟,棱角分明的脸上没有记忆中的凶神恶煞,丢下一句:”出来做饭。”

宁安看着男人离开的背影,不自觉地动了动嘴角。掂量了一下自己瘦弱的小体格,认命的出去做饭。他还不想刚治好伤,再立刻被送进医院。

不就是做饭么?既然宋镇没打人,他就忍了吧。而且家里也没佣人,迟早都是他做饭的命。

外面的男人正将腿架在茶几上,悠闲地靠在沙发上看电视。

那女人已经不在了,客厅里的窗户也打开了,难闻的气味散了不少。

宁安冷哼一声,径自去了厨房。

厨房里的锅碗瓢盆还算齐全,见冰箱里还有些剩菜,他舒了一口气,不然,他还真不知道怎么样去跟外面的男人说。

他不是怕宋镇,就是厌恶跟他说话罢了。

作者:蛊泫  发表时间:2019-06-04 11:05:04
宁安从小到大,就没做过家务,连碗都没洗过。家里有保姆,他是真正意义上的十指不沾阳春水。

对着浸在水里的蔬菜发了会呆,他凭着原主的记忆去清洗。

宋玉泽从6岁就开始做饭,熟能生巧,身体似乎还有着做饭的本能。

比如他知道该放多少油,放多少盐和糖。

做出三菜一汤后,宁安松了口气,尝了尝……有点点难吃……不过第一次做饭,这种程度还可以吧?

外面像大爷一样男人的声音已经从客厅传来:”磨磨蹭蹭干嘛呢?想饿死我啊?”

宁安只好端着饭菜出去。

宋镇不耐烦地瞪了他一眼,不过也没再骂人,坐下来吃饭。

宁安莫名有些紧张,一直盯着宋镇,见到他大口大口开始吃了,并且什么都没说。目光闪了闪。

因为刚才在冯老那里吃过了,他就没有吃饭。

而且那饭菜真的不好吃,不过看宋镇没有骂他也没有打他,他默默放松了下来。

“看什么看,不吃就滚。”见小孩像个幽灵一样站在旁边,头发挡住了大半张脸的样子宋镇就不舒服,

宁安什么都没说,就回了自己房间。

回到房间后,他打算去洗个澡。因为刚才做饭,让他觉得身上有种油烟味,使得他很不舒服。

而且这小孩身上也挺脏的,头发油油的,让他忍了很久了。

他打开衣柜,发现里面衣服少的可怜,而且都很旧,几乎没有什么衣服。但是洗的还算干净。

他拿出一件还算新的T恤和裤子,等拿内##裤的时候顿了一下。

虽然穿到了这小孩身上,他还是有种穿别人内##裤的感觉,这让他心里很别扭。

仔细翻找了下,找到一条新的,才拿在手里去了浴室。

浴室不大,估计走两个大人就会挤得走不开了。里面只有一个洗水台,一个抽水马桶,一个浴缸,一个洗衣机。

浴室里也不怎么干净,男人换下的衣服随手丢在地上,墙上还有些斑点,不知道是什么蹭上去的。

作者:蛊泫  发表时间:2019-06-04 11:05:04
宁安皱了皱眉头,无奈地叹了口气。

他挽起袖子,从洗衣机上取下塑胶手套,带在手上。

洁癖症重度患者弯着腰跪在地上用布和清洗剂慢慢擦洗起来。

虽然这个浴室不大,等他里里外外擦洗干净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了。

宁安直了直背,酸痛的感觉让他有些愣神,因为他没做过家务,也没劳累过,连这种感觉都十分新鲜。

他看着被他擦的锃亮的地板砖,墙壁,洗水台,浴缸,眉头才舒展开。

他洗了洗手,将浴缸里放满了热水。然后开始脱衣服。

这副身子瘦的厉害,身上没有三两肉。但是很白,几乎病态的苍白,越发衬得身上的伤痕很明显。

看着就让人心酸。

可能因为宋镇人高大,这个浴缸也很大。占了整整半个浴室。

宁安,坐在热水里,舒服地眯了眯眼睛。

除了昨天宋镇打的地方,其他的伤口处碰上去已经不痛了。他避开新伤口,小心地擦洗身体。

果然擦出许多污渍来。

原主似乎不太爱洗澡,他总是把自己弄的脏脏乱乱的。

宁安知道宋玉泽的想法,因为这样,那些找他麻烦的人,会嫌弃他,从而减少欺负他的次数。

不过宁安是忍受不了这种脏乱的,他花了一个钟头,把身体好好清洗了一下。

又把脏乱的头发洗好。小孩的发质其实很好,黑的很纯正,像是浓墨的颜色。不过平时总是又脏又油,洗好了才展现出来。

宁安洗好澡,将脏水放掉,又过了一遍,才从浴缸里爬出来。

他拿起干净的衣服穿好,然后将脏衣服放进洗衣机。

以前他穿的衣服价格不菲,都是保姆亲自用手洗的。不过这小孩的衣服都是地摊货,十几块钱一件,就用洗衣机洗洗算了。

觉得有些累的宁安第一次有了偷懒的想法。

洗水台上的镜子被雾气染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气。宁安拿起干燥的布擦镜子。

这时,他才注意到这个小孩的长相。

作者:蛊泫  发表时间:2019-06-04 11:05:04
宁安停下了动作,目光注视着镜中的小孩。

总是遮住大半张脸的刘海全部被湿漉漉地笼到了脑后,整张脸暴露了出来。

不像身上瘦的只剩骨架,小孩的脸白皙水嫩,鼻子小巧挺翘,嘴巴也小小薄薄的,下巴尖削。最出彩的是那双凤眼,自然微微上挑,不说话,光看着就已经带了三分情。愣是将青涩的脸透出几分魅惑来。

还好宁安立刻回神,眼神冷然,才压下了那份媚态,看上去冷冷清清的才舒服一些。

这小孩长的出人意料的好,甚至可以用上惊艳这个词语。

宁安上辈子就长的很出挑,不过不像小孩,这个小孩的脸长得偏女性化了点。

他看了几眼,就收回了视线。用梳子将头发往后梳好,没有再遮着视线。

他对长相什么的不看重,只要顺眼就行了。

梳好头发,他出了浴室的门。

宋镇已经不在客厅了,桌子上的盘子还堆在那里。

宁安面无表情地走进厨房,带上洗碗的手套去客厅收拾桌子。

等洗好碗,擦好桌子,他瞄了眼脏乱的客厅,眼里闪过一丝无奈。

茶几上堆放着几个啤酒瓶,烟灰缸里全是烟灰,茶几上还有啤酒留下的残渍。

沙发上也随意丢着几件宋镇的衣服,地上还算干净,但是那沙发套明显好久没洗了,看上去有点油腻腻的。

宁安走进自己的房间,关上了房门。

眼不见为净!!!!

作者:蛊泫  发表时间:2019-06-04 11:05:04
第三章已更

作者:蛊泫  发表时间:2019-06-04 11:05:04
也许是家务活,也许是精神上的劳累,宁安伴着强有力的心跳,快速沉入了梦乡。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他睁开迷蒙的眼睛,呆呆地在床上坐了一会才起来拉窗帘。

强烈的阳光有些刺眼,他抬手遮了遮眼睛,瞄了眼桌上的闹钟。

居然已经9点多钟了。

他从来没有睡的这样好过。曾经有一段很严重的时期,他很害怕死亡,连睡觉都变得害怕。怕睡死了,就再也起不来了。后来缓过来之后,他的睡眠一直都不怎么好,有时候睡觉对他来说,只是人体的需要。

像这种睡到阳光充盈进整个胸腔的满足感,他是从来没体会过的。

宁安想,这样的重生,也不错。至少他身体是健康的,那么生活环境什么的都变的次要了。

宋家这栋公寓楼比较老旧,不远处就是一个菜市场。到底是夏天,外面的日头还有些毒,除了蝉鸣,倒是没什么嘈杂的声音。

宁安开了窗户透气,然后叠好被子出了房门。

外面的客厅静悄悄的,宋镇的房里也丁点声音也没有。宁安知道,他已经不在了。

宋镇是个收高利贷的打手,他们那个“组织”有个地盘,他基本上一个月有20多天是住在那里的,也许因为他从来没有把这里当成家过,所以他也不想着回来,也没有想过他十几岁的儿子一个人在家里要怎么过。

不过宋玉泽心里是不希望宋镇回来的,因为他回来了,总是免不了挨打。

宁安自然也不希望宋镇在家里,这倒是合了他的心意。

知道宋镇已经不在了之后,他心情难得的也愉悦了起来,连脏乱的客厅似乎都看上去不是那么让人难受了。

将自己洗漱好,他才发现肚子有些饿。

作者:蛊泫  发表时间:2019-06-04 11:05:04
厨房里昨晚的剩饭已经不见了,倒是水池里还有两只脏碗。一看就是宋镇的杰作。

宁安只好将锅子里倒好水先浸着,然后把碗洗了。

宁安自己是不懂这些事情的,但是宋玉泽知道,比如饭黏了锅底,像这样用水浸泡着才更容易清洗。

等洗好了,他淘了米放进电饭锅,按了煮饭开关。

这个时间点,吃早饭嫌晚,吃中饭嫌早。他就打算饿着肚子先把外面的客厅收拾了。

找了顶鸭舌帽带上,用一块干净的布当口罩寄在脸上,宁安挽着袖子带着手套开始打扫客厅。

不知道这客厅有多久没清扫过了,墙角甚至结了几个蜘蛛网。纱窗也是油腻腻的。

他先将宋镇乱丢的衣服全部收进卫生间,将茶几上的啤酒瓶和烟灰倒进垃圾桶,中途甚至捡了一个用过的bi#yun#套。

将垃圾装好堆在门外,他才开始打扫卫生。

他人矮,因为营养不良,才160多一点,还好这房子的高度也不高,他将扫帚绑在木棍上,努力地把角落里的蜘蛛网都清除了。

等他清扫好角落屋顶,整个地面上已经全部是细碎的脏东西和一层灰尘,连落脚的地方也没有。

这个家没有吸尘器,宁安只好再耐着性子,把地上全部扫好,又跪在地上来回的擦了好几遍,直到地板亮的能照人才罢休。

宁安做事专注认真,于是当他把客厅也收拾的一层不染的时候,已经到了下午1点多了。

肚子饿的一直咕咕叫,宁安愣是忍着饿,把一身灰尘和臭汗洗干净了,才随便炒了个菜,就着白饭吃了两大碗。

吃完饭,他又把拆下来的纱窗拿进卫生间洗好,晾好,窗户也擦的很干净,远远看去,就像没窗户一样。

这个家由宋镇的房间,宋玉泽的房间,客厅,厨房,厕所五部分组成。这一整天,宁安就忙着打扫卫生了,除了宋镇的房间,其他地盘被他弄的干干净净。

作者:蛊泫  发表时间:2019-06-04 11:05:04
“到底是男孩还是女孩啊?”

“这么可爱一定是男孩子啊。”

“唔,男孩子的话长的也太漂亮了吧,啊啊啊啊,抿着嘴巴的样子好可爱。”

“嘘,轻点啦。你说他几岁啊。”

宁安听不清两个女生在说什么,不过也知道是在讨论他,那么灼热的视线要想忽视也挺难的。

许是习惯了,作为宁安的时候,他就是大家口中的话题人物,他并不介意这样的事情。

他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

长长的刘海已经剪短,刚刚好遮住眉毛,露出那双最吸人注意的凤眼,睫毛轻卷浓长。因为头发黑的纯正,越发显得皮肤白皙,嘴唇水红。

即使剪了短发,里面的小男孩长的也过于秀气了。倒不怪那理发师将他错当成了小女孩。

没有刘海遮住视线,宁安觉得眼睛舒服多了,满意地付了钱离开。

然后他凭着记忆,去了宋镇“工作”的地方。

记忆里,他只去过一次,所以摸索了半天,宁安才找到那个地方。

站在门口正踌躇着的时候,正好有个穿着背心的男人叼着烟出来,他人很高大,五官也还可以,不过胳膊上闻着狰狞的刺青,浑身上下都是痞气,显得很不正经。

见到宁安站在门外,他露出一个怪叔叔的笑容,摸着宁安的头发道:“哟,小妹妹,迷路了?这里可不是你来的地方,快点离开哦。”

宁安推开他的手,开口道:“我找……宋镇。”

那人一顿,靠了一声:“镇哥这么吊,还玩you女?”那人用邪肆的眼光扫了一圈宁安,停留在宁安平坦的xiong部,又说了句脏话。

“矮,你几岁了?”男人一点都没有要帮忙叫宋镇的样子,反而逗起宁安来。

宁安不说话,看着他:”我找宋镇。”

“找镇哥干嘛?你是镇哥什么人啊。”

“……”

作者:蛊泫  发表时间:2019-06-04 11:05:04
见宁安抿着嘴一句不发,翻来覆去就是那句找宋镇,男人笑了一声:”小姑娘蛮好逗的,等着,哥哥给你找你镇哥哥去。”

那人推开门,朝里面大喊一声:”镇哥,美女找。”

那门一推开,宁安就听见里面闹的厉害,打麻将的声音,男人粗鲁的脏话声音,浓浓的烟味也很呛人,从老远就能感受到里面杂乱的气息。

宋镇正在打牌,他在桌上捻熄手中的烟,把牌扣在桌上说了句:”不准翻我牌,不然回来削死你们。”然后出来不耐烦道:”哪个找我啊。艹,老子手气正好……”见到宁安,他嘴里的下半截骂人的话咽进了嘴里。

宁安见宋镇站在那里盯着他看,一言不发,只好先开口道:”……后天开学了,我想拿点钱。”因为宋镇对于他其实还是个陌生人一样的存在,所以问陌生人要钱,确实很怪,不自觉地声音也放低了几分。

说完,他就垂下眼睛不看宋镇了。

那宋镇也怪,又不说给钱,又不说不给钱,就僵在那里,宁安有点不喜欢这样的尴尬,正准备算了,再想其他办法的时候,宋镇就捏住了他的下巴抬起来。他凌厉的眼睛在宁安脸上扫了半天。

宁安被他捏的下巴有些疼,那刺骨的视线让他很不舒服,有点想闪躲,不会是认不出他吧。

宋镇一开始还真没认出他,接着就想到是自己那被撇到了八万里的便宜儿子。后来捏着他脸看,是没想到小东西收拾干净长的还蛮不错的。

打量了一会,宋镇就放开了他,恢复不耐烦:”要多少?”

宁安松了口气,揉了揉下巴,正当他思考要多少不会被打的时候,宋镇已经从口袋里抽出一叠红票子,扔到他身上:”就这么多了。多了没有。”说完,就开门进去,门嘭的一下关上了。

宁安拿着手里的钱还有些没反应过来,他其实是准备好挨一顿揍,换这些钱的。没想到宋镇居然没打他也没骂他。

他数了数,差不多有2000多块。

作者:蛊泫  发表时间:2019-06-04 11:05:04
第四章已更

作者:蛊泫  发表时间:2019-06-04 11:05:04
安荷漂亮的脸上带上一些求救的意味,她眼睛看向班级最后某个位置。

那里坐着一个男生,以一种随意的姿态坐着,脸上带着漫不经心的表情。

他对上了安荷的眼睛,嘴角略微带出点笑意。有些促狭,倒不像十几岁的孩子了。他轻轻叩击了下桌面,身边一个高大的男生听见了,压着嗓子说了声安静。

全班立刻安静了下来。

安荷拢了拢耳边头发,清了清嗓子继续说起了开学注意事项,她声音好听,伴着空调轻微的声音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但是下头听她说话的没有几个,虽然没有再闹,但是在下面做着一些小动作。而这些小动作,依旧是绕着宋玉泽的。

宋玉泽翻着手中的书,并没有理睬那些或明或暗的目光,他已经沉浸在续新买的医书里面了。

这里的知识神奇的与宁安的世界同步了,除了地名和国家名字对不上,文化知识一点都没有差别。这叫他有种心安的感觉。

反正他原本的世界就是与书为伍,只要沉浸在书里,他便能怡然自得。

第三节是化学课。宋玉泽正细细看着书,突然背上挨了一下。一个可乐罐子从他背上撞到地上,咕噜噜滚了几圈,在地上发出突兀的响声,里面甚至还有半瓶没喝完的可乐,顺着口子往外冒。

教化学的老头子正在黑板上说的起劲,不知道是不是年纪大了,没听见那突兀声音的样子继续对着黑板叙叙念。

教师里发出几声笑声,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

宋玉泽背挺的笔直,他盯着地上的可乐罐子,觉得背上也被弄上了可乐,黏糊糊湿哒哒的。

“啪。”一个纸团又落到了他身上,用很多废纸揉成的,似乎用了力气砸过来,即使是纸团,砸在身上还是有些疼。“啪。”又是一个纸团。像是约好了似得,一时间很多东西齐齐砸向宋玉泽,落在他的脚下。

大家都在看

热门帖子

猜你喜欢

TOP↑